FANDOM


在2006年6月,《架勢堂》節目舉行網上投票「我最想非禮的香港女藝人」選舉,結果觸發婦女團體投訴,是為「架勢堂事件」。

雖然主持人森美小儀在2006年6月5日公開道歉,然而在2006年6月7日晚,商業電台宣佈停播《架勢堂》兩個月,以及兩人在2006年6月13日開始停薪留職兩個月和不能兼職其他工作,森美亦因此而失去大家樂廣告和中大教席。

有人認為婦女團體對森美小儀的指責太嚴苛,趨向泛道德主義和過度提倡女權的極端,網上亦發起「青年之聲 - 反女權當道,我地撐森小」的組織和網上支持森美小儀簽名行動,以作抗衡,但引起迴響不大。[1]

主要關連人物及團體

人物

  • 森美(電台節目「架勢堂」主持人)
  • 小儀(電台節目「架勢堂」主持人)
  • 李國章(教統局局長)
  • 鄧爾邦(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
  • 馮華健(廣播事務管理局主席)
  • 蔡志森明光社總幹事)

傳媒

政府部門

  • 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
  • 平等機會委員會
  • 教育統籌局
  • 廣播事務管理局

其他團體

  • 明光社
  • 其他婦女團體(新婦女協進會、香港婦女中心協會等)

事件起因

被提名的二十位侯選人名單

(照最後票選結果排列)

  • 阮小儀(46.2%)
  • 鍾欣桐(37.1%)

婦女團體的行動及回應

藝人對事件的回應

侯選人之回應

  • 官恩娜(接受):「幸虧有幸上榜,證明我有吸引力。」
  • 莫文蔚(接受):「只是遊戲一場,不用太過認真。」
  • 陳慧琳(接受):「相信他們的目的不是希望我們被非禮,只是為吸引聽眾。我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因為經常都有這些選舉。」
  • 楊愛瑾(接受):「覺得事情沒有那麼嚴重,對自己沒有影響,而對方也沒有直接說非禮我。社會是有言論自由、男女平等,一樣都可以講男孩。」
  • 鄧麗欣(反對):「未選出結果前我還沒感到慘,但如果結果出來是我當選的話,當我走到街上,我會感到很害怕,因為我會想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想非禮我。而且這題目出街後,我擔心會影響一些小朋友,因為有很多年輕人也跟從及認同電臺的報導,所以我認為電臺有疏忽。」至於是否感到侮辱女性,鄧麗欣就說沒有看得那麼嚴重。
  • 葉璇(反對):覺得藝人的名氣常被人利用,實在感到無奈,不過觀眾的眼光是雪亮的,她自己是女權主義者之一,是十分反對有這樣的選舉。

其他藝人的回應

  • 方力申:「應該叫森美、小儀小心用題,這次對他們而言是個小小的教訓。」至於貶低女性之說,他就覺得不是貶低,也不是鼓吹風化。
  • 汪明荃:「他不應拿女性來開玩笑,身為公眾人物,既是電台、電視節目主持,更應慎言﹔如果他不知道非禮的意思,就不要公開來開玩笑,非禮是刑事罪,犯法的!」(2006/06/08)
  • 吳日言就覺得「非禮」這個字眼挺嚴重,改了字眼會好些!或者改用性感、誘人字眼,改了之後她也有信心成為候選名單。說到貶低女性,她就覺得原意不是想踩女性,小儀也是女性,只是這次的字眼不恰當。

網民對「我最想非禮的香港女藝人」選舉事件的看法

普遍網民均認為是次事件中森美小儀均「玩大咗」[2],認為直接道歉總比辯解好得多。在討論區方墨茶館中,有不少網民均表示事件中森美小儀做法過份,並認為他們的辯解不能接受[3]

亦有網民認為「本來唔係咁大單,點知東方日報唔想寫六四,就寫左呢單野,結果越搞越大。」,此事是東方日報小事化大。

有份參與投票者的意見

支持主持人所持的意見

反對選舉事件的意見

當時人(主持人森美及小儀的回應)

事件發生初期

後期

政府對事件的態度

商台的處理手法

其他學者及社會人士之意見

森美及小儀是否受害者?

相關思考人民:陳乃明,Elvis Ho 何銳熙,Martin Lee 李柱銘,程翔

社會研究

有學者認為今次事件中,森美小儀舉行今次選舉無疑於教唆他人犯罪[4]

[5]

道德批判

民間團體之影響力

一般人對女性權益的介定之差異

電台與報章雜誌的底線

其他資料

「非禮」一詞的字義

有關刑事條例

架勢堂的有關資料

註解

外部鏈結

傳媒報道

(以報導時間順次序排列)

網上的相關討論

(依討論時間順次序排列)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