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大黃傻貓GARFIELD,人稱貓姐或大貓,不婚女士,貓痴一名,對聖經深入認識,教主日學和帶領查經,投稿時代論壇,同時在網上熱心護教,直到2007年離教。

至2007年11月止,信奉基督教達23年[1],由死硬基要派變成中間偏左的信徒,再由信到不信,現在已變成了無神論者,尊重她的會叫她「貓姐」,基要派分子會稱她為「大淫婦」或「離經叛道的假信徒」。

性格及近況

她活躍各個基督教網站,曾涉及基版風雲之一。現時在香港討論區Discuss叫做hk無神論貓姐,於香港討論區宗教異見版及基版被禁言。現在她被指常常攻擊基督教,出力反基督教徒,除轉貼他人作品或於版內痛罵與她持不同觀點的人,也批判基督教的不合理,在YouTube頻道翻譯大量外國反基督教影片。

曾為社民連會員,於馬草泥被指控強姦女網友一事非常擁護他,並對出言反駁謬論人士,如學校風紀隊般記下有關人士名字。[2]

她有寫網誌的習慣,她的網誌為大黃傻貓GARFIELD的貓竇

2011年區議會選舉曾經代表人民力量出選西貢廣明選區,最終以低票落敗。

信仰之路

原文(英文):我的信仰經歷﹐特長版本。以後會翻譯為中文。

故事的經過及翻譯大致如下:

人生中的起與跌

她小時渴望追求知識,很想了解大自然和科學。她就讀的是基督教名高校,讀書成績中上,從小對聖經有認識,不過她一直沒有認真看待聖經。一切事情也看得很平凡、順順利利,但不幸的事卻在她18歲時發生,父母離異和父親生意失敗對她打擊很重,她變得會逃課,成績下滑,還認識壞朋友。正當她失落無助之際,學校一班基督教徒向她伸出關愛之手,之後還叫她參加福音聚會,他們無私的愛令她很感動,他們引領她認識偉大無私的主,接受禮洗,成功一名真真正正的基督教徒。

一心侍奉基督教

在一生人中能接觸到基督教,她感到很快樂和安祥,她虔誠而勤力,積極出席教會很多活動,加入合唱團,做教會義工,花了不足一年時間她便與一位核心的基督教徒無異。她已放下小時渴望追求科學知識及了解大自然和的心,將一生奉獻給教會,一心只努力為教會辦事。就這樣她在基督教度過了她15年的人生,以及2年與基督教的蜜月。

她所在的浸信教會(Baptist Church)篤信基要主義(原教旨主義/Fundamentalism),雖然她也在這裏認為到很多持溫和派的立場。基要主義對她影響深遠,令她有排他性的思維,她認為基督教徒與非基督徒不能夠一起共事,更不要說拍拖結婚。她唯基督教獨尊,鄙視其他宗教信仰。她作為基要派成員至少已有8-9年時間,期間不斷鑽研聖經,領導聖經研修班,在合唱團演唱,有時還在主日學校授課。每年的夏令營,總有一個環節給青少年「再奉獻」自己給偉大的主。他們哭起來,誓說要一心侍奉耶穌等等。

不過她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幾年來哭得最多、最激動的人往往就是以後不再信主的人,一些十分虔誠的教友也無故消失於教會,究竟什麼事令他們有如此反常的改變呢?

基督教的另一面

不久後她有她第一次的體會。她負責領導一個小組進行聖經研讀,這次教會想出了一個別開新面的模式,為了教友彼此能認識大家,小組每年也會重組一次。但這個新安排卻遭受教友極力反對,他們希望繼續維繫彼此的關係,也不想被逼解散來建立新關係。此事其後引起了聖經研讀小組的負責人注意,向她說﹐這是教會的政策,一是他們自行解散,一是教會幫他們「解散」。她忍不住向教會的委員提出請求,最後並得到聖經研讀小組的負責人的保證,承諾不會面前她小組跟隨這個安排,誰不知四個月後她驚訝地發現,他們根本沒有履行承諾,教會的政策依舊執行,所有小組被逼解散。原來在教會心目中,個人意願不及行政方便的重要。

第二次體會是她轉了教會時發生。有一位牧師(pastor)與他一名執事(deacon)發生爭執,牧師為此深深不忿﹐他竟然在小組聖經研讀會上中傷這位執事,還在背後向其他執事說他的不是。之後教會請了一位女傳道(minister),這位女傳道做事能幹,受上級歡迎,還推出很多好節目。這位牧師感到地位受威脅,開始與她「玩遊戲」,威嚇她,又出口侮辱她,令到這位女傳道非常沮喪,表現一落千丈。教會內頓時傳聞謠言滿天飛,紛紛說周日服務及不同節目將會受到影響,除了受這位牧師影響的青少年外,教會義工士氣低落。

情況惡化到一發不可收拾,教會為此特別召開一次會友大會,而這次參與的教友受到該牧師的影響下,提議解僱這位女傳道,進展差不多進入尾聲但最終卻被執事阻止了。這位女傳道意興闌珊,既然不能夠與這位牧師合和睦相處,決意辭職了事。到這個階段執事才意識到原來他們真正要解僱的是這位男牧師,因為他才是始作俑者,缺乏誠實,為人奸詐。整場醜惡的權力鬥爭的故事,在是非多多的合唱團內議論紛紛。

基督新聞組 Newsgroup 的日子

她在大學主修電腦,其後在電腦/軟件業工作。她是最早一批使用BBS和之後用窄頻上互聯網,互聯網的世界之大,令她大開眼界,令她聽到前所未聽過的事。

她的新聞群組時代正式揭開序幕,她在新聞群組宣傳基督教和談起她的信仰,還與非基人士展開激辯,及令她陷入「信心危機」,而誘發是次危機的原因是「認知不協調(Cognitive Dissonance)」。

基督教有一個普遍的慣例,所有基督教機構,學校或類基督教機構僱用的幾乎統統也是基督教徒,求職時往往要求員工是位虔誠的基要派基督徒(born-again Christian)。

非基人士指責基督教徒歧視非基督徒,利用宗教歧視剝奪非基督徒人士的就業機會。起初她毫不猶豫地否認這無理的指控,她用盡所有彈藥反擊,但很快她便被推到牆角,因為他們指出基督教徒能夠在佛教會工作,但相反卻不能。她嘗試在網上不斷尋找為何無私的基督教機構容許這種歧視存在的理由,但是她根本找不到任何強而有力的論點支持,就算在聖經也是找不到,除了〈利未記〉的一節「禁止兩種不同的動物攜帶枷鎖」。

如果換著是大部分基要派人士(Fundamentalist),他們只是隨意地引用聖經經文的段落,便作為解釋這個習例的理由。但是她不能接受這種方法,他們應該能清清楚楚地陳述他們的理據,而不單單抽出幾節經文了事,事實上她內心深處是相信,只要不是重要職位,信仰對入職不應該是如此重要的。基要派人士聲稱如果由非基督徒擔任工作(哪管是什麼職務)將會觸怒偉大的主,這樣基督教所提供的服務已被非基督徒染污,變得不完美;又可以說非基督徒做事不及基督教徒誠實,或者他們會阻撓基督教徒宣揚主的美德云云。他們深信單單是基督教徒原來有這樣大的分別,她的心根本無法認同這種極端的觀點,其實只要他們依足程序和循規蹈矩便可以,何必要如此抗拒其他人的宗教背景,他們還可以藉此遊說他們入教吧!

經過內心多番的掙扎,她終於明白她為何找不到強而有力的證據來推翻該指控,因為這個慣例根本就是錯,即使基督教徒聲稱這是怎樣的真理,但他們不能用「真理」二字倒負為正,扭曲真相,再嘗試扭曲真相只是對聖經及聖經教育的侮辱。這種「認知不協調(Cognitive Dissonance)」的感覺,原來是因為她試圖用「真理」解釋基督教的所有事,最後她在新聞群組內留言說:「我放棄堅持這個立場!」

基要派的硬思維

要是一個強硬的基要派成員,他必然不像她這樣承認錯誤,而是想盡法子否認這個事實。

只要他漠視基督教的根本邏輯謬誤,他就不會感受到這種「認知不協調(Cognitive Dissonance)」。篤信基要主義(Fundamentalism)的信徒,他們所信的就是真理,既然是真理就不可能錯,所有反對真理的必然是歪理,所以只能堅定不移地辯護,如果他不能堅定不移地辯護,即證明他的信念不夠強,是撒旦或魔鬼的考驗,想誘惑他背棄真理等等。最後基督教徒只能類似這番話來:「願主保佑這些受逼害的人!」

迎戰基要派分子

互聯網不斷發展,由以往文字型的新聞群組發展成網頁型的討論區,很多基督教機構趕緊搭上互聯網興起的列車,建立網站和討論區,希望藉此不斷吸納新會員。

有三個論壇她是常常光顧,分別為iShare、CCFellow和Allen。CCFellow和Allen充斥著基要派分子,尤其是死硬派(聖經無誤論、原義闡釋論、年輕地球創造論、反天主教、被提論、世界末日論等)。這時論壇軟件還是非常原始,版主只能夠刪除貼子而不能封禁戶口或網絡IP地 址。2002年,CCFellow內有一題目引發了激烈討論──「天主教義是否異端邪教」。有天主教徒及基督教徒反對,有基要派人士贊成。

起初彼此討論時互相尊重,但當天主教徒一而再,再而三反駁一個又一個有關指控其異端邪教的證據後,基要派人士開始發火。他們瘋狂地發貼以圖蓋過天主教徒及支持者的聲音,不斷中傷他們,發佈反天主教言論,他們也利用分身發貼,以營造多人支持的氣氛(估計只是不多於5人,其實與反對者人數相若)。當時論壇版主也是基要派人士,縱容基要派人士不斷發佈「天主教是異端邪教」的文章抨擊及中傷天主教徒和支持者。但當天主教徒想回覆時,論壇版主會出手即時刪除他們的文章,表象猶如一面倒反天主教徒。

身為基要派成員的她,看不過眼同袍如此心胸狹窄的行為,決定倒戈相助天主教人士。為了更有效幫助天主教,她廣泛地閱讀不同學說(主教統治主義、路德教主義,加爾文主義,亞米紐斯主義,浸洗禮等),她意識到同一條核心的教條也可以有如此多樣性(互相混亂?)的闡釋和教學模式。很多基要派人士所說的重要教條也不是他們所聲稱的「神聖不可侵犯」。原來他們對天主教的指控很多也是捏造、杜撰出來的(如天主教徒移除聖經部分內容、改十誡等),他們歪曲了許多天主教徒的立場。

自此之後,她再不奉行基要派主義。

這場與基要派分子的苦戰持續至少3年。基要派分子以CCFellow作為他們的基地,向他們認為的異端邪教、自由派人士、叛教徒發炮。有一次他們向一位大學的神學教授入手,他們斷章取義,指控他教人向聖母祈禱,抨擊他的教學方法為異端邪說,於是她將此事告之該校校長,學校隨即發表聲明指責他們的惡意行為。與此同時,他們無恥的手段和的心胸狹窄態度惹來各方的人士的譴責,與他們吵鬧起來,情況失控到機構決定關閉CCFellow論壇以平息風波。

另一個Allen論壇,爭吵情況也很激烈,最後這個論壇也告淪陷,不少基督教徒也怕得不敢再來發言,逃到其他論壇避難,而Allen論壇不久後亦步CCFellow論壇的後塵。

這樣的戰鬥不斷在一個又一個基督教論壇發生,嚇怕了基督教組織,這些組織可能認為互聯網實在太過「野蠻」,並不適合基督教徒交流和接受教化;互聯網令到他們退步,他們無法像前教會學習模式般,控制信徒接收什麼資訊等等。到2004年,網上只剩下兩分之三的公開論壇由基督教管理, 但這些論壇只有很少遊客。至今(2008年為止),已沒有一個公開論壇是基督教人士或機構管理的,所有開放注冊的基督教論壇也抵受不了外來猛烈的炮轟而消失了。這些專為基督教徒服務(通常是基要派分子)的論壇都是很少人和不活躍的。活躍的論壇多是由基督教徒和非基督徒共同管治,或由私人謀利公司開辦的。

反恐戰保天主教

有大約2年時間,她一直在每個中國論壇留意這班反天主教派子的舉動。有一位積極反天主教派子(稱為keyperson,也叫puritan〔清教徒〕,John Knox, MandM,以及一些其他的名字),利用論壇作為平台攻擊天主教,在CCFellow論壇年代是反天主教的首領。

在CCFellow論壇年代,Puritan貼了很多相關天主教的性醜聞(牧師猥褻男童案),新聞過了一年有多他還不斷貼,以此作為反天主教的強大火藥(暗裏支持基督教),她於是想出一個很污垢的復仇計劃,她靜靜地收集有關基督教神職人員的性侵犯個案,至少收集了30-40宗,而每宗也涉及牧師,當中發生的地方包括有學園傳道會(Campus Crusade)和救世軍(Salvation Army)等,其後她張貼於CCFellow論壇,並附帶一份呈上美南浸信會(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的神職人員性侵犯報告。這一切對Puritan打擊沉重,一定因為是他心目中這個「神性不可侵犯的完美基要派形象」受損,他因此而沉默了數星期,之後他想反駁但無功而還。

她再深入研究有關聖經的正典性,發現新約和舊約是如何進化,和聖經書內所有文獻的結集和正典化,其實是在15世紀於特利騰大公會議(Council of Trent),透過由少數權威人士主導的會議而成的。聖經其實是夾集人為因素漸漸形成的,而不是基要派分子相信的,由上帝從天上丟下來一開始就有的。她在第二個論壇發表她詳細的研究,再一次沉重打擊Puritan。[3]

還有什麼「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還有一些聲明說他們由基要派轉到天主教派等等,這些支持天主教的文章完全也貼在她的網誌上,很多天主教人士也拿她的文章來反擊基要派分子的指控,有段時間她真的考慮加入天主教,因為她喜歡天主教的這種禮儀。

基要派思想盲點

漸漸地她明白了為何基要派有這種思維和想法。

最初基要派人士會看似慈祥有禮(像一個充滿笑容的人,拿著聖經到來敲門),為人誠實正直,但當他們的視為完美無暇的宗教觀被人不斷揭破是錯誤的時候,這種僵化的思維令他們內心充滿強烈的矛盾,因為他們選擇了捍衛自己「珍貴的信仰」,進行自我封閉,所有強力的論點對他們也變得軟弱無力,令他們陷入意識形態的惡性循環:

  1. 我知道這是真理(我已有真理等等)
  2. 他們這班非基督徒,自由派,異端邪教派,離教叛軍徒所說的全部不是真理
  3. 所以即使是事實,有道理,手段正直等全部也是錯誤
  4. 就算我做錯事(如說盡大話,滿口歪理,不合邏輯,甚至不誠實手段等等),我也是與真理同在
  5. 要設法維護真理,必須無所不用其極

正因為他內心充滿矛盾的思維,無形中鼓勵他們愈用愈多卑鄙的招數,他們寧願扭曲自己的人格,也不願承認他們一直篤信的是錯。這種人格分裂已使他們無法愛護他的敵人,只會憎恨和咒罵敵人,他們已變成十字軍。

首先他們會發佈一些不實之事,跟著抹黑和中傷敵人,不斷發新貼令反對貼下沉,分身發貼假扮多數支持;而當他們有權勢時更會刪除貼子或阻止異見者在論壇留言,像一些專制政權對付持不同政見者。 有一個真實事例。她在另一個論壇與Puritan交戰時,他以某種手段得到管理員的職位,於是他立即封禁了她的戶口,刪除了她所有貼子,貼出告示將事實倒轉來說,此役給他強大的自我滿足感,Puritan認為自己比她強尖,這份滿足感猶如他當選為神指派的十字軍。他以神之名義擊敗了敵人,阻止了反對者繼續在論壇發聲,基督教徒又重奪控制權,可以安靜地傳道,獲得神的讚許。 這正正是基要主義黑暗的一面,面對反抗,他們會用盡他們的權力來粉碎敵人,而且是毫不猶豫的,這兒根本沒有「愛你的敵人」這回事,或者「愛」只是當他們粉碎了你之後出現。套用基要派主義來看看美國的情況,兩者的模式是一樣的。

多年來與基要派基督徒抗爭,使她變為溫和福音派,有時更趨向自由派。她不盲信一些基督教所說的謬誤,當人家說得這些謬誤時,她往往第一時間站出來直斥其非,她這種使人尷尬的行為,觸動了基要派人士,甚至一些福音派以及保守派基督教徒。當反天主教一出時,她會不猶豫地反駁,因此她獲得了一個花名「大淫婦」(Puritan送贈的),被人認為是一位非常激進、持非正統意見的基督教徒。

明光社的同性戀

基要派基督徒抗爭時,她在論壇和一些同性戀基督教徒做了朋友,對他們被同袍仇視和憎恨深表驚訝,基要派人士和很多福音派人士想阻止他們繼續發貼,她堅定相信言論自由,所以激烈地與這班基督教徒爭辯,積極進行遊說,還導致其後論壇又再關閉。

2005年,香港性取向歧視條例(Sexual Orientation Discrimination Ordinance〔SODO〕)在進行公眾諮詢,這件事掀起她與保守派基督教徒新一論鬥爭。一個類基督教組織名為明光社,在香港報章賣廣告,內裏提供很多對同性戀的科學研究及在西方的案例[4],她在公開論壇發表很多長篇文章指責明光社的荒謬,又與很多基要派及福音派人士激辯。她很多文章更被LGBT權益人士引用。

這一年她認識了一位慕道友型的牧師,他也不認同基督教的手法,尤其是明光社。他主張的是以接觸方式來幫助同性戀者,他在報章發表一些文章批評明光社,他發表文章後6個月便離開教會,教會還要這位牧師隱瞞他辭職的真相,不過這位牧師卻公開一封要求他辭職的信,狠狠給教會執事打了一大耳光。整個基督社群也變得肅靜起來。

她已被說服,相信同性戀是類似某種精神疾病,或出世時已經有,在道德上他們並無罪過的。

以上種種發生的事漸漸改變了她,她已摒棄聖經無誤論,單純信仰,否定同性戀傾向是罪,要摒棄這些所謂神蹟只是時間的問題。

從此以後,她已決定與福音派斷絕關係,她已轉變為自由派基督教徒,但轉變看來還沒有停止。

影音使團的方舟

在此時,她開始接觸不少有關批判性思考、邏輯推論、不同的基督教教義的書籍。慢慢地她重新愛上它,回到她小時最喜歡的──科學。

性取向歧視條例草案在討論中時(2004-2005),基督教又發生另一件事,一個基督教媒體組群影音使團(Media Evangelism)宣佈他們於2004秋在阿拉拉特山的挪亞方舟發現了遺骸,希望籌募數千萬以資助這次隆重的考察和研究項目。

當她看到他們所謂的證據後,她感到驚訝及憤怒,他們只是隨意在某處山上找一個洞穴拍攝,拋石頭入去有空洞回音,他們發現大岩石頂端的鑽孔就聲稱是錨石(實則只是當地基督教徒建立的神壇),他們宣稱是他們的方舟。他們在新聞發布會上,重覆地說他們找到了,一點具體證據都沒有拿出就要信徒出錢,拍電影要信徒包場。其他基督教徒和她在一份基督教發表他們的意見,狠批影音使團在發現挪亞方舟一事中給予虛假的陳述,與基要派人士再次展開激戰。而所謂挪亞方舟的發現,內文充滿很多錯謬的資料,她於是公開一封信列出網站上所有的謬誤,最後令到影音使團靜靜地移除誤導性資(但沒有為此發出道歉聲明)。[5] [6]

她的解毒劑科學

在她努力擊沉影音使團的方舟時做了大量研究,這些研究引申到另一個問題──古代歷史問題。地球有超過40億年的歷史,沒有證據證明大洪水,巨大方舟根本無法浮行等等,這些不禁令她思考生命、地球、宇宙的來源,她開始問自己,如果連創世記都錯,耶穌的降生、復活等,豈不是更加可疑?她繼續的研究她的看法。 聖經的不協調
聖經出處不是基督教教會教大家的這麼簡單。在考古、進化、生物、宇宙學、天文、物理等多方面的證據及對聖經古卷的研究,都顯示聖經(例如摩西五經)是一部經歷千多二千年演化的集合作品,而不是上帝從天上掉下來,摩西五經完成的年期是在摩西傳統死亡的那年後近一千年才定稿。

希伯來人在迦南地的戰事引發巨大的死傷,但至今一條屍體也找不到,而且根據現今世界人口來看,當年死傷數目誇大得太離譜。歷史上說明了這些故事的背後,很多時只是用來顯示以色列人的上帝是多麼厲害,及警愓他們不要背叛上帝。


大洪水根本沒有可能覆蓋整個地球(要覆蓋整個地球,海洋的容量要比現時大3倍才可);單用木材建造450英尺的方舟,而且還要能載人同動物,這樣的方舟連航行或浮起也成問題。[7]

此外,有關智慧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s)和進化論(Evolution)的爭論,也讓她接觸很多這些論點,如果生命起源、宇宙起源純屬自然律、自然力量推動而非一個神的有意識舉動,那麼一切基督教的東西,例如處女生子、基督復活、末日、神跡都不需要理會,因為基礎的神都已經被證明不存在。

只要看聖經記載耶穌出世和降生的日期,其明顯的矛盾已經令有關記載完全不可信。就算耶穌是一個歷史人物,他肯定不是神。福音書記載的明顯出入顯示,這些耶穌降生的描述是後來的創作,用來令耶穌變得神化,只是他們沒有想過千多年後會給人拆穿。

其他,例如大希律屠殺孩子、耶穌復活的矛盾記載等,都是明顯的錯誤,根本如果是根據真實發生的事情,這種錯誤是絕對不會出現。出現這種錯誤是因為兩個作者是分別向不同的所謂信徒的道聽途說來描寫﹗

再說進化論,其實過往那些護教標準材料,即那些反對進化論的東西,她也發現是錯誤和不合理的,只要參考方舟和其他有關的討論,就知道基督教如何對達爾文的作品和其他進化論作品斷章取義。

只要去http://www.infidels.org 、 http://www.richarddawkins.nethttp://www.xys.org 就不難發現,基督教那些反駮進化論文章全部是垃圾。

生物是進化而來,已經是科學界公認的科學事實,背後的理論,進化論只是細節上仍然需要找進一步的發現來確定,因此進化的理論,進化論是會隨新的發現修改的,但那些發現仍然是證明生物是進化而來到證據。

再也不行回頭路

2007年,她仍然參加基督教聚會和活動,她參加了葛福臨布道大會詩班。

她當時仍然不甘心放棄基督教,在測試她信仰的極限點,當大會越來越接近,她也看更多更多有關科學的材料。她最後要問題一個問題,大家生存的宇宙,是否從無到有、由一個智慧者創造呢﹖ 結果思索下她已經發現一些謬誤﹕ (一)大家假設了宇宙,裡面的時間物質能量,是從無而來,即曾經有一個“無” 的時候 (二)既然有“無” 的時候,就需要被造﹗

又是向問題要答案(begging the question)。為何不問,大家的宇宙起初是怎樣,而非一開始就假定一切是“沒有” 呢﹖ 由此可見,基督教徒是習慣了先有答案才反問的思維。

她閱讀有關現代宇宙學、物理的文章,發現原來宇宙從來不是一個真正的真空,也發現物質是能夠從所謂無產生 -- 虛擬粒子可以從能量自行產生。 而且,如果宇宙是物質、時間等是從來都存在,根本就不需要創造,神也不存在。物理學家量度宇宙的能量,發現裡面是一個常數。再加上她研讀 Richard Dawkins 介紹的東西,她已經非常肯定,神根本不可能存在。 到了這個地步,她知道她已經是無神論者,她不可以欺騙自己,她沒有出席葛福臨的大會。

最後她在2008年二月公開離教,三月向朋友透露她不再是基督教徒的消息。

她回頭想,為何她可以留在基督教這麼久﹖因為,人希望有安全、恆定的環境,也希望有一群穩定的朋友,多年在基督教她已經有一群朋友,所以就算後來她技術上已經不是正統信徒,她也不願意離開。離開的初期是有擔懮、焦慮,但慢慢她發現她以後不需要維護一個本然矛盾的信仰系統,她卻感到無比的釋放。

她繼續用開放態度,用事實、邏輯審視,而不掉進今日宗教徒的陷阱,就是以為自己找到答案。

成長,得到心靈滿足,就是不要懼怕去未知的領域探索,就算探索要令自己放棄過去的信念,只要那是令自己得到幸福快樂、釋放和自由的,那是值得的。

適應
宣佈離教後的適應,她開始體會一些信仰、信條如何可以扭曲思維。

基督教信仰的應許,例如死後的復活、復活後世界沒有苦難,都令我們渴望、並且竭力保護這個信仰,因為這個結果是我們希望要的。我們看我們希望看見的,我們希望解決世上面對的苦,或者逃避他們,基督教是這種逃避的場所。

我們害怕變動、不穩定,也不願意相信大自然是那麼機械化、無情的,因此就把人的感情投射去大自然,最終就給自己製造了神。但更加吸引不代表它是真實的。 福音派、基要派最喜歡把世界發生一切事都說成出自神的作為,例如二○○四年南亞大海嘯,他們說是神懲罰信奉異教的印尼、印度、泰國等,卻不知道原來很多廟宇都沒有損毀。 福音派、基要派也會用傳福音去合理化他們不當的行為,因此,那些充滿錯誤虛構信息的福音材料他們到現在仍然厚顏無恥的繼續用,縱然已經一次一次給人指出裡面的謬誤。

這些行為,不是直接證明神不存在的證據,卻是引發我思考基督教信仰真偽的導火線

結語
她的故事肯定傷了很多她的基督教徒朋友的心,令他們震驚。可以的話,她當然希望繼續維持友誼,不過她也知道很多會把她當是陌路人。個別的也許會企圖把她挽回,不過她相信他們是白費心機。

幸運是,她仍然認識其他不同朋友,離開基督教的釋放、快樂是難以形容的。

炮轟林瑞麟

離教以後,大黃傻貓GARFIELD以非基身份,炮轟基督教徒高官及香港華人教會的偽善。

註解

相關條目

外部連結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