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譚家博,網名安德烈,網絡作家,自稱本土派,但普遍不被有關立場的理論者、行動者和支持者所認同。他又稱自己是英格蘭聖公會會友,格拉斯哥大學神學及宗教研究系博士生,《香港文化論》作者,曾向《聚言時報》、《本土新聞》及《熱血時報》主動提供文章。其文章內容觸及哲學、神學/大公教會禮儀、政治、經濟、地理、歷史、音樂等,惟除惹來其他網絡作者批評外,大眾根本沒有興趣研讀。他又指自己喜愛烹飪及罵人。

安德烈以他接受哲學教育自居,自稱「大哲學家」,在Facebook上開辦個人專頁,又創辦網媒《九龍日報》。可是,因為態度太高傲,文章內容個人色彩太濃烈,加上在不同的網台節目專頁上過度宣傳自己,一致地被不同立場的網民所厭惡,亦沒有人認真看待其著作及網絡文章。

簡介

  • 2013年,安德烈已經在輔仁媒體以筆名「安德烈」發表文章。
  • 2014年9月28日,雨傘革命爆發,剛由英國返港的安德烈參與其中,並於10月12日在旺角佔領區山東街路障上建立「聖法蘭西斯街頭小聖堂」,以為佔領區抗爭者求平安,每晚九時聖堂皆會舉行泰澤晚禱,星期日亦會借給天主教和基督新教教會舉行主日彌撒或主日崇拜。然而,由於安德烈以「嚴防左膠」之名義多次排擠其他參與者,包括並指信仰基督教異端諾斯底主義的龍緯汶等人,因而引起不滿。
  • 佔領結束後,安德烈與小聖堂另一負責人何志光於2015年加入myradio,主持節目《建國弟兄會》,惟節目中二人不斷得罪他人,受到批評,最後何志光抵受不住壓力,於5月暫停節目,安德烈亦隨何志光離開myradio。2016年6月,由於何志光亦在小聖堂發動內鬥,指其他教友為「內奸」、「鬼」,引起安德烈不滿,最終二人決裂,小聖堂亦宣告停止運作,自此安德烈亦暫別社運,專注寫作。
  • 2016年2月8日,旺角發生魚蛋革命,安德烈即時聲援,及後響應熱血時報的呼籲,積極投入2016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為本土派的6號候選人梁天琦助選,協助熱血公民在彩虹西貢小巴站負責街站。
  • 2016年2月29日,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及香港復興會發動五區公投、全民制憲運動,劍指2016年立法會選區,安德烈便迅速加入港島團隊,為鄭錦滿鄭錦滿助選。
  • 2016年7月,安德烈經熱血時報自資出版首本著作《香港文化論》,有指著作銷量極差,大量存貨「壓倉」。
  • 2016年9月4日立法會選舉結束,熱普城大敗以後,安德烈亦按原定計劃返回英國攻讀博士學位。

重大事件

中大學生會代表會時期(2011-13年)

安德烈於2011-12年及2012-13年連續擔任中大學生會代表會崇基代表,並擔任2011-12年第四十一屆中大代表會副主席,以及第四十一屆和第四十二屆中大代表會觀察及諮詢委員會主席,是代表會中的反對派領軍人物,長期與保皇派(支持中大學生會幹事會的一派)針鋒相對。

若按是否支持由左膠控制的幹事會來區分,中大代表會可以分成保皇派與反對派;若以中央集權與書院自治兩種思想傾向區分,則可分成中央派與書院派。而第四十二屆代表會正是中央派與書院派之間激烈鬥爭的時期。

第四十二屆代表會進行修改會章以適應中大成立新書院的時候,中央派的黎銘澤等人以「民主化」中大代表會架構為名,主張大幅取消書院的委任代表議席,並且主張取消書院代表會主席作為中大代表會當然代表的資格。此兩種主張引起崇基、新亞和聯合書院等代表為主的書院派極為不滿。安德烈於是在代表會大會上以不斷發言和放慢聲線等方式「拉布」,並且會議期間經常罵人以拖延時間。最終代表會通過的新會章上,書院代表會主席作為中大代表會當然代表的資格得以保留,惟書院委任代表數目被大幅刪減。

輔仁媒體時期

2013年9月安德烈前往英國杜倫大學攻讀哲學文學碩士,期間開始在輔仁媒體投稿寫作宗教與哲學文章,並且在聖誕假期間返港出席輔仁媒體的尾禡,結識其他輔仁作者。然而由於安德烈性格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很快就與其他輔仁作者因為小事而發生罵戰。2014年,安德烈在facebook批評英國生活費高昂以及英國人廚藝差勁,即引起林忌批評為「迷雲黨」(對陳雲支持者之貶稱,然而安德烈從未支持過城邦論)、「中國人劣根性」,更在其專頁「福佳與林忌創作」公開批評安德烈,自此與安德烈交惡。及後由於安德烈與其他作者罵戰,得罪了容樂其,結果安德烈決定終止向輔仁投稿;他曾經短暫經營新網媒,但由於經營不善,不到半年即轉讓他人作為文學網站,同時開始在聚言時報投稿。

雨傘革命時期

2014年,安德烈碩士畢業返港,當年9月尾即發生雨傘革命。9月26日,安德烈聞訊學生開始包圍政府總部爭取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普選,反對「人大831決定」,馬上前往政總停車場留守,於9月27日遭到警方驅散後,留守龍匯道,站在路障上看守;這一幕被《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拍下,成為雜誌封面。9月28日,警方前往向金鐘示威的群眾施放催淚彈,引發大規模佔領行動,金鐘、銅鑼灣、旺角和尖沙咀的主要街道皆被示威者佔據,而安德烈則由金鐘先趕往母校香港中文大學,尋找其他校友與學生協助,將物資送到旺角白布街的諸聖座堂,向牧師爭取開放教堂,結果在教友和牧師的支持下,諸聖座堂當晚宣告開放,讓留守旺角的急救員休息和暫存物資。

雨傘革命初期,安德烈短暫返回金鐘佔領區,但由於金鐘形勢毫無進展,結果他選擇在黑社會圍攻旺角佔領區時再次返回旺角,並決意建立小聖堂,以祈禱保守抗爭者。2014年10月12日聖法蘭西斯小聖堂在旺角山東街及彌敦道交界的路障旁建立,每晚舉行泰澤晚禱,星期日則舉行天主教彌撒與基督新教崇拜。10月17日,旺角第一次清場,小聖堂被警方拆毀,但3日後旺角佔領區完全光復以後,安德烈就重建了小聖堂,恢復聚會,直到旺角佔領區第二次清場為止。

2016年立法會選舉

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安德烈宣布支持五區公投、全民制憲之綱領,投身參與公投制憲陣營的選舉工程,為立法會九龍東候選人黃洋達和香港島候選人鄭錦滿助選。

政治立場

雖然安德烈自稱本土派,又踴躍地向多家支持本土主義的網媒投稿,但是該派別的大多數人士,並不認同他的立場,而且避而遠之。

例子之一,是他曾多番批評《香港城邦論》作者陳雲,例如指其倡導的華夏文化並非源自其本人。[1]陳雲在其Facebook個人專頁上指,已封殺了安德烈。

由於安德烈求上位心切,但不被本地網民所認同,於是三番四次借其他網台宣傳。例如他曾主動上熱血時報網台節目《大香港早晨》分享其理論,又經常活躍於該網台的直播留言版,甚至課金要求主持批評某部他不喜歡的電影,但還是不得要領。

令本土派支持者厭惡的另一原因,是他為求出位,不停在各個圈子中跳躍。例如,2016年他明言「不支持」本土派「熱普城」陣營的候選人陳雲,卻又為支持陳雲理念的另一候選人鄭錦滿(四眼哥哥)助選。而他跳躍的所有圈子,本身已互相敵視,更令人覺得,他只為上位出現而加入特定圈子。[來源請求]

主要著作

香港文化論

2016年安德烈出版了首部著作《香港文化論》,「以香港文化自我確立香港之主體(其實我比較喜歡「自我」這個詞),證明香港文化獨立自存並且值得保護,然後提出政治手段由政治主權著手保護香港文化自我」[2]

網絡事件

「奶茶安」

2016年4月21日,黃洋達在大香港早晨結束後與聽眾一同到黃大仙一間餐室茶聚,席間黃洋達以手機直播介紹美食,期間安德烈聲稱自己懂得沖奶茶,黃洋達即時訪問他,故安德烈亦被稱為奶茶安[1]

自白辱罵侍應反被屌,最後成功被推上報

2018年1月5日熱血時報網台節目《笑死朕》,主持黃洋達及陳秀慧分享香港服務業從業員的惡劣態度見聞。[3]事後,安德烈沾沾自喜地在節目的Facebook群組中,自稱2013年時因某薄餅店侍應在結賬時以四寫五入為由少找幾毫零錢,當場將錢掃地發難,侮辱侍應說「我有批准過你四捨五入咩?」最後驚動經理並獲現金劵賠償。

怎料,網民對他的行為一致劣評,指他幼稚、冇品、小氣、搲著數;隨後,安德烈逐一封鎖留言網民,但他不知道,其實自己已被該台多名主持封鎖,無法進入大部分節目的群組留言或自我宣傳。事後,有Facebook專頁專載事件,其他網民同樣一致劣評。[4]

2018年1月8日,事件終被on.cc報道,一直渴求上位成名的自稱「哲學大師」安德烈,終於如願以償。[5]他為自己辯護的時候,卻大篇文章指「拍檯屌侍應都唔敢仲講咩抗爭?」他甚至為此貼文下廣告,但由2018年1月9日貼文至今,只得18個「like」及1人分享。[6]

外部連結

註解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