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思古井事件是由思古井以扮可憐的方式煽動高登連登會員對一所教會發起的網絡欺凌,發生於2016年9月至2017年5月。

事緣思古井於高登討論區發帖,訛稱自己因脫離教會而遭教會高層和教友報復──他們向警方「報假案」指思古井自殺,令警方找上門去他實習的醫院,使他實習被中止,可能無法完成學業而前途盡毀。由於他貼出與教會多人的對話佐證,事件吸引大批留言關注,高登和(後來成立的)連登網民紛紛表示同情思古井,義憤填膺,為思古井出謀劃策對抗教會。教會的其中三人──傳道人、傳道人太太和思古井最本來最信任的一名女教友(在本文中以代號稱為S)──被指為迫害思古井的三大元凶,因而遭起底和辱罵;網民指控該名女教友出賣好友,因而對她的攻擊最為猛烈,不但在討論區流傳其相片和個人資料,而且轉貼到其就讀學校的Secret專頁和她居所附近張貼,甚至向其就讀學系投訴。雖然教會有發布聲明澄清事件,又有部分網民提出質疑思古井的故事,但支持思古井的一方仍群情洶湧,指責反對者為教會打手。事件鬧大之後,思古井曾親身接受幾間網絡媒體訪問。後來,他表示自己無力償還學債,在網友主動協助下拍攝短片向網友籌款,得到部分網友解囊相助。

雖然思古井在網上討論區一直以受害人自居,但與協助他的網友私下交談時卻不時曝露自己的心聲。他常滋擾女網友,又吹噓自己的動員能力,甚至承認自己誇大其辭以陷害教會,目的是出於報復教友拒絕自己。終於,有一名網友率先披露與思古井的對話,其他人得知自己被利用後,相繼將思古井的秘密公諸於世。大批網民倒戈相向後冷靜下來,反省自己當初為何聽信思古井一方之言,又出於對基督教的成見,就充當打手對教會大肆欺凌。由於這場欺凌歷時大半年,牽涉網民數目甚多,又擴散到現實生活,最終卻發現助紂為虐、冤枉好人,這事又被稱為「兩登(高登和連登)史上最大型炒車」。

事件經過

出走教會、實習失敗

思古井是一所專上學院的護士學生,並於一間醫院實習。三年前,他加入了一間教會,最近有意離開,並有一些相熟教友跟隨。傳道人太太吩咐教友疏遠他,只有一名女教友(代號S)仍然關心他,他亦視她為最信任的教友。2016年8月14日,思古井向S透露自己因在教會被孤立而感到沮喪,又透露其實他有可能會被踢出校,因校方將於翌日開會討論他的去向,S好心安慰和鼓勵他,並為他祈禱。深夜,思古井在Whatsapp向S表示他精神萎靡,發晦氣說不如死去得到解脫會更好。S翌日早上看見對話後,向思古井提出願意幫助他,思古井卻回覆說寧願自己一人走剩餘的路,並說「I will quit game soon」(我很快會離開遊戲)。S無法再聯絡思古井,遂向身為註冊社工的教會傳道人太太求助,傳道人太太多次以電話聯絡思古井均無人接聽,因而決定報警求助。警察在他實習的醫院找到他,證實他並無自殺,列為「誤會」。當夜,護士學校校長致電思古井:「我哋知你呢排好攰,你好好抖下啦。」,然後中止其實習。他見過輔導員說明自己並無精神問題,只是遭人作弄,但校方說他可能需要延遲畢業一年,甚至退學。

思古井為了塑造自己是受害者、教會是施害者的形象,一直只將對自己有利的情節公開,以上事件的內情長期是個謎,直至後期才逐步水落石出。

網上公開

2016年9月15日,思古井於高登討論區創意台發帖,問「返教會返到俾人搞到前途都冇埋,我應該點做?」[1]

我因為唔再信教,離開左教會,好多朋友之後都走左。教會覺得係我害既,就向我報復。佢地搞祈禱會抹黑我,仲報警話我想自殺,令我冇左份實習,仲停左學,至少要defer一年。宜家我仲等緊消息,最差既情況係要退學,蝕左學費、白費左努力、葬送左理想。我真係好絕望。
思古井在「詳細版」之餘提供的「簡短版」經歷
在其「詳細版」故事中,他將教友誤會他自殺而報警求助的經過省略,隱瞞自己向教友訴苦時暗示要輕生的重要細節。他又貼出與幾名教會成員的Whatsapp對話截圖,以說明他被教會針對。其中與傳道人太太的一篇對話中,思古井多次質問她為何要針對他、踢走他,而她隔幾日後回覆叫思古井不要自以為是受害者;他斷言,傳道人太太一直以來有意針對他,不可能因出自關心而報警阻止他自殺,而是故意藉此影響他的前途。另一段Whatsapp對話錄音則顯示教友對他感到不耐煩,因而不禮貌地叫他聽電話。由於高登反基督教、反社工的風氣甚盛,越來越多有網民附和思古井批評教會,但也有小部分網民認為證據不足,質疑思古井的說法,甚至從對話出推斷他有精神問題。該帖子很快就被推至1001鎖post

爆Post後發起的第二個討論串「俾教會搞到冇前途(2)」,自稱是思古井朋友的大撚賢者出現,發言支持思古井,狠批教會玩弄手段影響他朋友前途,特別點名批評S詐傻扮懵,推卸責任。面對有人質疑,思古井貼出一段7月時與其他教友的對話,內容提及「再見」而使對方有所誤會,他解釋說只是因為被趕離教會而道別,又反問若對方有心幫助他,怎會隔一個月後才報警?思古井又表示S是自己心愛的人,只有向她一人傾訴時才提及過「自殺」一詞語,但只屬開玩笑性質,例如「今次自殺都唔掂」;他認為S將這些私人對話交給與他對立的教會高層,被教會用作對付他的工具,無疑是出賣了他。又有人貼出一段聲稱是S的Whatsapp對話圖來反指思古井有問題,但思古井將更詳盡的對話貼出,並反駁指對方有意剪輯對話來誣蔑他。高登網民將質疑的人視為教會打手,又開始將「迫害」思古井的教會成員(包括傳道人、其太太、S和其他教友)起底,貼出其相片、個人資料、Facebook帳戶、Instagram帳號、上課時間表等等。這Post後來被高登Admin刪除。高登網民因討論串被刪除而憤怒,指責高登Admin包庇教會濫權,因而在第三個Post開始出現向教會報復的建議。他們要求教會及涉事教友在限期前公開道歉,否則開始狙擊,但他們並無回應,反而刪除Facebook帳號以避滋擾。有網民則提供信件樣本,供其他人向S就讀的學系、向傳道人任職的教會聯會投訴他們的「缺德行為」。

9月21日,傳道人太太於個人Facebook帳戶張貼告示,指出「俾教會搞到冇前途」討論系列中有人造謠誣蔑她,已經報警並要求討論區刪帖,並考慮採取法律行動,呼籲有關人士回頭是岸。

欺凌擴散

從第五個post起,討論標題被命名為「高登決戰耶撚」,表示相關高登網民視這事已經不單是私人恩怨,而是反抗教會的戰爭。即使有人指出思古井本身有問題,例如向普通異性朋友說過要搞大她個肚,人緣欠佳是自取其咎,但是他們認為教會在這事上也有過錯(甚至比起思古井的錯更加嚴重),因此繼續攻擊教會。部分滋事分子認為茲事體大,必須令高登以外的人都得悉事件,共同對抗教會,因而將教會成員的個人資料轉貼到網絡上其他地方。由於S被他們視為出賣思古井的罪魁禍首,針對S的起底和人身攻擊也是最嚴重的。S所就讀學校的Facebook Secret專頁(約有3萬人讚好)曾經貼出S的相片和個人資料,作為針對S的新狙擊基地,雖然專頁不久就被刪除,但這事令到網絡欺凌真正蔓延到她的生活圈子。

思古井於9月尾感謝網友出手相助,說需要用時間去平復感情創傷,但教友S臭名遠播是他不願見到、也無可耐何的。他又表示已經與學校簽下同意書,將會延遲畢業一年,希望自己能完成學業、賺錢養家。為免受官司影響,他決定收手,不再回應事件。雖然網民對他臨陣退縮感到不滿,但是對於教會的攻擊持續了一陣,也逐漸平息下來。

可是,思古井於2017年1月恢復實習後,一直協助他的大神是也(自稱「網絡狙擊手」)在從高登分裂出來的LIHKG討論區(俗稱連登)發帖,說因思古井曾經被虛報自殺,所以系內老師針對他,多次勸他轉行,終於在他一次失誤後再度中止他的實習,並將他退學。思古井聲稱他被迫簽字承認表現欠佳,才可取回部分實習費用。連登會員先入為主,對於學系和醫院相關人士感到憤怒,認為他們是受教會指示要迫害思古井。不久,思古井加入連登「向網民道歉」,說自己過去因一時軟弱息事寧人,卻被教會勢力弄得一無所有,現在惟有請網友再一次幫助他。因此,連登取代高登成為思古井號召群眾的新基地,對教會發動第二波攻擊,將傳道人、傳道人太太和教友S的相片和個人資料,連同「罪狀」印成傳單,並於教會和S居所附近張貼。另一方面,思古井向醫院交涉後,不滿對方無視自己的精神正常報告,於是正式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該醫院歧視。不久聲稱收到一個由大陸號碼發出的Whatsapp訊息,恐嚇他不要再搞事。

媒體訪問、拍片募捐

思古井認為自己已被退學,前途盡毀,無法償還學債,因此不介意現身募捐和接受訪問。

3月中,一個名為「無課Move Forward」的拍攝團隊隊長麒哥主動聯絡思古井,為他拍攝了一條3分鐘短片,題為「思古井事件新發展方向」[2]。麒哥指出自己一直關注思古井事件,現時思古井欠債約10萬,希望網友能捐款到思古井的銀行戶口,協助他償還債務,令他可以重過新生活。

網絡媒體HK01於4月4日刊出以「私院涉歧視」為標題的報道,記述思古井(以「古仔」之名接受訪問)被指自殺和被醫院兩次停止實習之事。傳道人太太指出,「古仔」一年來一直發放負面訊息,並不時發布帶有輕生念頭的圖片。「古仔」上年8月中面臨停學時向教友發出企圖自殺的訊息,她得悉後向多間防止自殺機構查詢,聽從專業意見報警處理,做法合理。教會亦發表聲明,一直尊重信仰自由,不會迫害離教者。傳道人太太指自己和丈夫被人網絡欺凌,自己才是受害者。被指歧視的醫院則向HK01指出,「古仔」被停止實習是因他的實習評估多次不及格,與「被自殺」的誤會無關──他於2016年的4次實習評估有2次不及格,故停止其實習,他2017年1月的實習評估也再度不及格,經醫院和學校討論後決定將其退學。

思古井後來也接受兩個網台的教會節目訪問:熱血時報的《耶教異聞錄》和香港花生的《教會趕客實錄》。

不久,有個名為綿羊的連登會員貼出教會的澄清聲明,並以粗言穢語辱罵思古井和挑釁網友,令連登網民繼續仇視該教會。

物極必反、眾叛親離

思古井募捐的影片出街後,已經有網民指出行動目標是「反抗教會霸權」,而非滿足思古井的生活需要,質疑捐款與行動目標有何關係。又有網民認為,思古井指控女教友S出賣了他,是因為S將和他的Whatsapp對話向教會高層披露;但思古井卻將自己和多名教友的Whatsapp對話向網台公開,是一百步笑五十步。

後來,他在連登討論區發帖提議將他的事蹟寫成故事或拍成短片,叫有意者聯絡他[3]。網友對他的行為感到不滿,認為對於對抗教會並無幫助,要求他不要再倒自己米,又應向前看而非應回望過去。討論中,時勢做雞蟲批評他愛出風頭、多次私下約女網友出街、第一次見面即大講淫穢話題,有網友隨即回帶貼出他多次狗公對話,但思古井否認自己是狗公,並囂張地要求對方提供證據。回應思古井的挑戰,魚仔123率先將思古井撩不同女仔的Whatsapp對話貼出──原來思古井撩女仔之後會將截圖傳給其他網友以作炫耀。條條大道通羅莾(改名為打狗棒)對於思古井四出撩女感到失望,於是倒戈相向,接力將二人的對話公開。思古井辯稱自己被人偷電話改圖,反而惹來更大質疑。由於思古井態度惡劣,有網友開始重新思考他的故事,甚至逐漸推斷綿羊(一直被連登網民視為教會派出的打手)其實是思古井一夥或者分身,目的是為了挑起仇恨。

思古井私底下與網友交談時不甚拘謹,常常透露自己的心聲,與高登、連登上的受害者形象截然不同。原先協助他的網友將他的對話越爆越多,一發不可收拾。

  • 思古井曾經向女教友S發公開信,稱她為一生最愛;事實上,思古井四出撩女仔,並自視為「女人湯圓
  • 思古井曾經拍片為還學債籌款;事實上,思古井在去年一次約唱K的對話中表示,若果無錢可以上網籌款唱K

東窗事發後,指控思古井的截圖和錄音越來越多,時勢做雞蟲便另發一帖,整理高登和連登會員因跟車太貼而支持錯人的證據。原來思古井為自己「出色的公關技巧」自豪,十分享受呼風喚雨的感覺,認為自己獲得前所未有的力量,足以令與他作對的人永不翻身,包括他「最愛」的教友S。眾人看見證據後,紛紛表示當初先入為主,曾幫忙推post、起底、發放個人資料,感到悔不當初。起初,尚有小量會員堅持,說縱然思古井利用眾人,但教會一方仍有過錯,因此連登狙擊教會和教友是出師有名。但是,網友從S提供的Whatsapp對話中重新整理上年8月「被自殺」求警協助的經過,解開一直被思古井隱瞞的細節,發現S和傳道人太太因擔心而報警是合情合理,與所謂「迫害」完全無關。更有證據顯示思古井刻意派人挑釁教會,誘使他們回應時便會招至更多網友圍攻。綜合多post,網民認為思古井因自身性格問題在教會被孤立,也是很合理的推論。

「思古井罪證大公開」帖發出之後,一向高調的思古井潛水多時,需要網友多次召喚他上水交待來龍去脈。思古井於事發後的第一個Post雖然為自己的性格向網友道歉,但仍然堅稱是教會迫害他在先,結果被憤怒的網民圍勦。思古井的帖子首次得到過千個負評,與以往的風光成天壤之別。

所謂迫害

總括而言,當初思古井一夥攻擊教會,是基於以下的所謂「迫害」的指控:

  • 「思古井多次與教友對話都帶有負面訊息,但都未曾有真正自毀行為。縱使他有時會令人懷疑有輕生念頭,但教友隔一段時間後才報警處理,不可能是出於關心。」
事實:思古井與教友S的對話中最近一次令人懷疑有輕生念頭,是在報警處理當日,當日更是思古井他面臨被退學,是情緒高危期,絕非隔一段時間才報警秋後算賬。
  • 「『自殺』的訊息只傳給S,她是思古井最信任的人,卻將思古井的訊息向傳道人太太披露,無疑是出賣朋友。」
事實:思古井向S傾訴自己面臨被退學,又提及「死先至系應該嘅解脫」、「I will quit game soon」,雖然自以為是發晦氣,但會令對方感到憂慮。S因擔心而提出慰問,卻遭思古井拒絕。這次與之前多次開玩笑自殺明顯不同,S無法自行處理,需要向身為註冊社工的傳道人太太求助,並以對話截圖說明今次事件的嚴重性。
  • 「傳道人太太利用註冊社工身分報警虛報思古井自殺,令警察找上他實習的醫院,故意影響他的前途。」
事實:傳道人太太懷疑思古井自殺,又聯絡不到他,她向防止自殺機構查詢後,以個人身份報警處理是合適方法,因為警察能快速有效地找到懷疑自殺者。由於在多個地方都找不到思古井,警察才到他實習的醫院,因為該處是思古井其中一個出沒地點。
  • 「思古井因有意離開教會,並帶同相熟朋友一同離開。傳道人為了阻止他帶人走,吩咐教友與他疏遠,並將他的行蹤向傳道人報告。這種孤立行為在思古井被『虛報』自殺後更加劇烈。」
質疑:思古井自我中心,忽視他人感受。教會需要教友關注他的言行,一方面是為了幫助他,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避免影響其他人。
  • 「思古井帶人離開教會,會令教會奉獻收入減少,所以出手對付他。」
質疑:思古井本人尚未畢業,更身負學債,奉獻應該不會多。受他影響而離開的人應該也是青少年,對教會的奉獻收入影響不會很大。
  • 「學校於警察上門後當日停止他的實習,證明是受教會虛報他自殺影響。」
事實:學校早於報警前已經決定開會討論是否讓他繼續學業,是因為他在多次實習評估中不及格。事實上,他是因為當時面臨被停學,才被教友懷疑自殺。
  • 「醫院因思古井被懷疑自殺後針對他,思古井恢復實習後,第七日即停止他的實習,並令他退學。」
事實:思古井學業成績欠佳,實習評估又多次不及格,學校出於專業考量,勸他重新考慮是否應該做護士。學校在2017年1月為他特別安排一次實習,但如思古井所言,他的實習表現再度不理想,因此學校將他退學。

網民反省、悔不當初

這次跨越兩個討論區的「炒車」事件令很多連登網民反省自己為何當初會受矇騙,淪為思古井的馬前卒。有人認為因為高登和連登有普遍的反教會情緒,故此同情自稱被教會迫害的人,忽略了他故事中的漏洞,並自動將所有質疑思古井的人貶為打手,令到事件並未得到理性討論。是故,即使思古井的行為出現問題,自命正義的網民仍然以為自己的行動並非幫助思古井,而是對抗教會。

有網民又發現,《星島日報》「程感故事」專欄作家程翠雲於2016年10月9日的文章「教會在我腳下」,與思古井的故事有相似之處[4]。但當時正值高登瘋狂攻擊教會的高峰期,他因為怕被打為教會打手而不敢貼出來。文中講述一個十分自卑的人Quincy,常常誤會其他人的舉動是嘲笑他、挑釁他,只有教會團契的人願意聽他傾訴而從不責備。有一次,Quincy向女孩A說若果A不接受他,他就會自殺,大吃一驚的女孩A便找傳道人報警求助,但他卻覺得丟臉,覺得被自己心愛的人背叛。Quincy將其故事寫上熱門論壇,網民竟然聽他一面之詞,出手代他報復教會和女孩A,結果將教會打得毫無還擊之力,令他感到猶如武林盟主般前所未有的認同感。

過去曾被列為重點欺凌對象的女教友S,網民醒覺發現她其實並沒有任何過犯──S在思古井被孤立時仍然關心他,在他懷疑輕生時替他尋求協助,實在堪稱好朋友、好教友──但卻無辜地被誣陷為「二五女」、「出賣朋友」,遭受無妄之災,名譽受損,更可能影響前途。昔日的欺凌者對於她過去飽受欺凌感到悔疚,有人希望能向她道歉,但也有人指出事過境遷,不應打攪S的生活。

參見

註解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