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怪獸家長(モンスターペアレント, Monster parent),又稱怪物家長,是學校對於以自我為中心,不講理的監護人所造的和製英語。

源起

普遍認為,『怪獸家長』這詞彙,最初出現於日本向山洋一的《教室ツーウェイ》2007年8月號。怪獸家長是指一些自我為中心、不講理,並經常向學校作無理投訴的家長或監護人。2008年,日本更有一套名為《怪獸家長》的電視劇播映,令這個現象更被廣泛討論。由於怪獸家長現象不只在日本存在,亦廣泛存在於香港台灣韓國新加坡中國大陸等東亞地區,故怪獸家長現象隨即成為東亞地區的關注議題。

美國,將過度關注自己子女的父母,稱為直升機家長(Helicopter parent)。形容這些家長會像直升機一樣,盤旋在子女四周,監察子女一舉一動,並隨時空降幫助子女解決問題。

2011年10月,香港中文大學發生「怪獸家長」風波。中大著名生物科技教授林漢明在 facebook講及怪獸家長,指一些家長代子女出席中大資訊日,母親在實驗室做實驗,父親全程拍攝錄影,指要轉交子女去細看。林漢明直斥何故要入讀大學的子女不到中大,要父母代勞,隨後他以「怪獸家長」形容這類父母。[1]

這篇文章在互聯網流傳後,有家長對號入座,批評林漢明的文章不應以「怪獸家長」形容家長,直言其言論有侮辱家長之嫌,但亦有網民則指現今家長的行為光怪陸離,該篇文章只是列出個別例子,反映現代父母親如何「培育王子公主」,並無冒犯之意。跟著引起一些家長對號入座,向中大投訴林教授侮辱。

有自稱是當日出席活動的家長陳先生,去信中大校長沈祖堯,指閱畢林漢明的「偉論」後,「心感恐慌,當了幾十年人,原來自己是一隻怪獸亦懵然不知」。陳先生更反駁林漢明指「怪獸家長」親自參與實驗、抄筆記及錄影,再把經驗告訴子女,「家長的行為是否有違法律﹖是否有違道德﹖有否破壞大學設施﹖有否影響他人﹖家長又如何再三被稱為怪獸﹖」[2]

怪獸家長一詞自此在香港普及。2015年,有網民戴Sir設立facebook專頁「90後教師決戰怪獸家長」,結果不少怪獸家長事例得見天日,偉為奇觀,更廣為傳媒報導。

2012年事件

聘請超人教師

2012年4月下旬,不名家長在報章刊登廣告,請保姆和家庭教師。但廣告內容工作範圍除了當保姆外,應徵者還要監督傭人有沒有偷懶,更要當司機、管理3歲小童生活細節、接送放學,「餵食」和湊小朋友去「玩課外活動」。工作時間每周五天半、每天工作八小時,月薪只有得一萬至萬二港元,即時薪56至68元。

另外有一份廣告聘請「家庭教師」,要照顧小朋友起床至上學所有細節、密集教數、,應徵者要有三年或以上幼稚園教師經驗、八級綱琴、修讀兒童心理學,月薪7,000至1.2萬,時薪約50至90元。

招聘廣告在互聯網瘋傳,網民譏和聘請親生母親沒有分別。[3]

2015年事件

塗改子女升學文件

2015年7月上旬,facebook群組「90後教師決戰怪獸家長」專頁發帖,表示有家長塗改派位文件,期望兒子獲派的中學由「Band 3」變「Band 1」,但奇招被當場識破。

開設facebook專頁的「戴sir」指自己是當值老師,遇到一名家長投訴校務處職員不替其兒子註冊。他了解後,向該家長講述,指該學生應被派往另一校名相似的band 3學校,但家長得悉後說:「我個仔點會報band 3?」

其後該家長出動塗改液,自行改寫派位文件獲派的校名,試圖以此註冊心儀的band 1學校,但招數被識破,再遭拒絕。雙方爭持期間,該band 1學校的教師向學生派往的band 3學校「通風報訊」,結果對方安排職員到來,把該名「非常家長」接走。

戴sir指該學生只有體育及常識科的成績有70分以上,形容家長「你唔試下將麗晶大賓館BOOKING(預約)張紙改做麗晶大酒店?!」。[4]

該個帖文5小時內獲得3000多個讚好,有人指家長「So無賴」,有網民質疑家長行為「咁算唔算偽造文書…」,又指責戴sir沒報警處理。但亦有網民對事件表示理解,「叫人報警嗰d(啲),唔通唔知校長最忌就係學校同警察一齊上報紙咩?」

其後戴Sir接受記者訪問,指校方並沒有報警,因學校都抱持以教育為目標的理念,「如果家長唔識,咪同佢講到識囉」。事件引起不少網媒關注報導,更出現討論的網絡文章。[5]



要老師提子女剪指甲食藥

2015年7月下旬,暑假來臨,各學校開始舉辦入營體驗群體生活。facebook專頁「90後教師決戰怪獸家長」發帖,指有老師未入營已感受到「未出發先興奮」,因為一眾家長擔心仔女在營內的自理能力,打電話要老師多多「提醒」。

有家長吩咐教師提醒自己兒子未剪指甲,要求代借指甲鉗,妄顧衛生。亦有家長指自己忘記帶Gel,向老師借用;最神奇的是有家長要求老師身兼看護:「提佢4個鐘食一次藥丫,我個仔今朝出門9:41分食咗,咁計番...仲有凌晨有勞Miss拍醒佢食喇。」

此帖一出,迴響極大,有人概嘆幾年後這些小朋友出來社會做事的處事能力,亦有人質疑是否虛構故事。[6]



要老師代為「裝飯」

一天之後,「90後教師決戰怪獸家長」版主戴Sir再爆料,跟進學生在營中的表現;他表示有一名升讀中五的女生不懂得自己「裝飯」(盛飯),沒有這個經驗,更強調這是工人的工作。

戴Sir憶述,由於汲取去年暑假帶領學生參加訓練營的經驗,他決定教授參與的學生「裝飯」;可是,一名升讀中五的女生拒絕動手,強調「阿媽教落裝飯係工人做,唔係自己做」戴Sir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唯有致電學生的家長;怎料,對方不以為然,又要求校工、飯堂職員,甚至其他同學幫忙,更直言「俾啲男仔幫我女裝飯,佢地執到啦」,又指明不要讓暗瘡毒男幫手。最後家長說:「都係唔好,阿sir你嚟啦。」

雖然戴Sir希望藉這次機會,讓女學生捱餓,使其成長;但學生的班主任卻因為擔心被投訴而屈服。另外,女學生在用膳後亦沒有幫忙收拾飯桌,只是「撬埋雙手」。

網友看過後,大多表示無奈和憤怒:「我只係一個小學雞,都識自己裝飯同收碗。佢都中學啦,仲唔識裝飯同收碗,入營就係要訓練自己」、「好搞笑。。。真係乜人都有」、「咁好家教 遲啲咪又係自己受返」,以及「呢件事需要反映畀全校同學知,等佢地考慮下,係咪選一個內閣入面有連飯都唔肯裝既成員」。[7]

2016年事件

斥模擬露宿體驗「做乞兒」

2016年4月中旬,一名網民發表文章指,一間中學的學生在旺角區某道行人天橋上進行街上模擬露宿體驗。當體驗將近尾段時,突然有一位滿帶怒氣的女士,走到其中一位仍臥睡在地的同學身邊,大聲地查問他學校的名稱,並說要見負責的老師作出質問,更準備用手機向這位同學影大頭相。

該名女士大聲斥責:「你們這所是什麼學校?什麼中學?為人師表,竟然不是教他們向上流,出人頭地,反而教他們做『乞兒』?」在場亦有另一位婆婆插嘴:「是呀~ 真是『冇陰公(功)』!不好好讀書走去學做『乞兒』。我的孫兒現在在聖XX讀小學(讀書),看他有多捧!」

該網民在場回應:「為什麼一定要向上流呢?其實過往有不少來自不同大專院校的學生,也參與過同樣的關懷貧窮街上露宿體驗了。」帶隊的老師亦解釋:「今次的體驗活動,校方及同學的家長是知道及認同的。」

這位女士聽完之後,不斷吵嚷着說,一定要知道學校及老師的名稱,並會向教育署及吳克儉局長投訴,指有關「學做乞兒」的活動是不知所謂,誤人子弟。該網民最後把自己的中文全名及機構名稱告知了她,著她:「如果你真的要去投訴,就去投訴我啦!多謝!」

事後在debriefing中,老師問同學們對經歷這件事的感受。他們都說感受很深刻,很真實地體會到真正的露宿者和貧窮人在社會上,所面對及承受對自己不同的標籤、欠知及誤解,心情是沉重與無奈。同學最後說「縱使有人不認同他們所做的體驗,但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就是要感受社會上好多仍然被歧視的人,這一份灰色的感受。」[8]

這件事件受到多個網媒報導。有網民留言說:「學同理同關心弱勢有問題麼?社會就只有一個單一層面向上流?」另外有網民笑稱:「個家長本身就係阻止學生向上流既阻力」[9]、「萬一佢個仔第時要乞食,佢咁就無咗個練習機會。」[10]



趕同旅行工人往酒店大堂如廁

2016年6月3日下午,一名港媽在「香港外傭僱主關注組」fb群組發文,向曾帶外傭出遊的網民請教房間分享經驗。她稱外傭平時在家有專用洗手間去廁所和洗澡,外遊時希望安排工人與小孩同房,直言「因為我無可能租多間酒店房佢自己住」,提議如果「叫佢去酒店lobby去廁所大家認為可行嗎?」

此文立即惹來一眾網民怒轟港媽歧視外傭。多人留言斥其「太刻薄」,反問「急起上嚟點趕得切?」認為港媽應索性不帶工人同行。有人留言反問「你工人平時好污糟咩?」更有人指酒店大堂廁所更多人用,不見得比房內廁所清潔,反建議她「不如帶個痰罐畀小朋友咪夠晒私人囉」。

眼見群情洶湧,事主亦接連回應「解畫」,聲稱是工人得知其朋友外遊時酒店房間只有一個廁所,「問我佢哋點去toilet(廁所)」,又指她居住的屋苑「每晚都有非常多外傭自己好喜歡落會所沖涼,我先順帶一提」,更稱工人「每月有人工四千六,我估已經唔錯了」,希望網民能放過自己,最後更搬出老公做「擋箭牌」,稱老公住酒店去「開大」也是到大堂,「因為酒店房密封的,空氣會有味。」

不過網民對其解釋仍拒絕「收貨」,有人留言諷刺事主「工人無知唔代表你可以食住佢、刻薄佢」,又估計事主平日都需要靠工人照顧小孩,故工人「應該污穢極有限」,勸喻事主發問前應先思考。有人則稱相信工人不會真心喜歡用公眾浴室,因公眾地方洗澡有更多細菌,提醒事主若要工人到公眾浴室洗澡可能會更容易把細菌帶回家。

由於該群組為不公開群組,其他網民只可在媒體fb專頁有關報導作「核心外圍」討論。有曾與外傭一起旅遊經驗的網民留言說:「叫得人去就唔好甘刻薄,唔好當人有菌!你對人好,人地都會對你小朋友好」。當天晚上有關群組張貼免責聲明,強調個別僱主意見「尤其極少數偏激的言論,與本關注組的立場無關」。關注組又稱一直強調僱主與家傭要互相尊重及愛護,為促進友善工作關係而努力。

而網媒《香港01》訪問了香港家庭傭工僱主協會主席容馬珊兒,她質疑事件可信性,認為:「可能有人刻意創作一些問題出來,醜化僱主」。[11]

「贏在射精前」

主條目:沒有起跑線?

2016年6月,TVB即將推出新節目《沒有起跑線?》6月17日「mytv」fb專頁上載一條節目預告短片,並加上附註「新世代媽媽而家講『贏在子宮裡』同『贏在射精前』」,言論迅即引起網民熱議。片段上載三日,已有超過2,300人讚好、「畀嘩」及「畀嬲」,亦有逾4,400次轉發及近千留言。[12]

2016年6月20日,《沒有起跑線?》首播,節目中,懷胎5個月及育有一個1歲半兒子的母親Irene稱,當初因為不想成為「怪獸家長」,沒有特別催谷兒子學習,直到孩子參加幼兒班面試,才驚覺兒子已輸在「起跑線」,故在產女前已為女兒報讀幼稚園籌謀,決定「早一點讓女兒適應競爭心態」,發誓自己的女兒要「贏在子宮裏」。

她又說,屯門有出名幼稚園一年只收10名1月份出生的學生,所以屯門的母親有一句精句叫「贏在射精前」,只要在夫婦在發生性行為前計好月份,便能生出1月寶寶。也有母親表示,要自己的孩子入讀好的大學,便要從排期生育開始準備。

節目播出後,有網民表示「香港而(依)家d細路仔真係好慘」、「贏在子宮裏,倒在幼兒班」,又有網民認為發表「贏在子宮裏」言論的母親很恐怖,是「典型港女怪獸媽」,有這樣的母親,「寧願投胎嚟過」。另外,有網民直斥「香港教育制度都畸形」、「教育又失敗、社會又只睇表面、搞到連鎖反應⋯⋯」[13]

反向例子

抗議學校太多功課

2015年10月中旬,facebook專頁「家長心聲分享了一封家長信,信中不滿學校的功課量太多,不但寫信向校方反映,更霸氣地稱會自行調整功課量,引來網民激辯。

相中可見家長信在10月13日書寫,而收信對象是校長及班主任。該家長先在信中表示過往曾多次反映功課量過多的問題,奈何沒有得到校方的配合,因而才決定作出自行調整功課量的行為。

家長指除非當日功課量不多,否則只會選做某一部分的功課,而並非全部完成。他又希望校方不要用小息時間去要求子女完成功課的餘下部分,稱要保留休息時間。最後家長表示不想自己的子女成為功課奴隸,從而破壞了他們的學習動機,又稱兒童有權享有足夠的休閒娛樂的時間,但現時卻未能做到。

家長信引起網民激辯,有人贊成該位家長的意見,表示現今學校的功課太多,讓學生感到辛苦。但亦有人不認同家長「揀功課做」的行為,甚至有網民指如果雙方理念不同,理應轉校,而不是要求校方改變教學方針配合,批評該家長的行為霸道。[14]

註解

  1. Hon-Ming Lam's fb:與怪獸家長對話,2011年10月10日 19:18
  2. 東方日報:家長轟「怪獸論」 斥中大侮辱,2011年10月18日
  3. 蘋果日報:怪獸家長 請超人教師,2012年4月26日
  4. 這是周星馳電影《國產凌凌柒》出現過的情節
  5. 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如果,命運能選擇】奇招被當場識破,「升呢」無望。【怪獸家長+命運塗改液】偷改文件獲派中學由band 3變band 1 奇招被識破 家長:我個仔點會報band 3?,2015年7月9日
  6. 壹週Plus:怪獸家長出沒注意 剪腳甲要老師提醒,2015年7月28日
  7. 壹週Plus:中五女生唔識裝飯 怪獸家長叫老師代勞,2015年7月28日
  8. fb:今午有一間中學的學生在旺角區某道行人天橋上進行街上模擬露宿體驗...,2016年4月12日
  9. 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多謝投訴!】該位女士嚷着說,一定要知道學校及老師的名稱,並會向教育局及吳克儉局長投訴,指有關「學做乞兒」的活動是不知所謂,誤人子弟。,2016年4月13日
  10. 100毛fb專頁:【點解一定要向上流?】港媽鬧爆模擬露宿活動冇出息,2016年4月12日
  11. 香港01:帶着外傭去旅行 港媽想叫工人落酒店大堂如廁被批刻薄,2016年6月4日
  12. TVB mytv fb專頁:[沒有起跑線?]仲贏在起跑線?Out咗啦~新世代媽媽而家講「贏在子宮裡」同「贏在射精前」,你知唔知咩嚟?,2016年6月17日
  13. 蘋果日報fb專頁:贏在射精前…… 【網民hot talk】TVB節目新一代媽媽 幫仔女「贏在射精前」?,2016年6月21日
  14. ONCC:轟學校功課多 霸氣家長揀功課做,2015年10月15日

外部連結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