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a

香港網絡大典

我看大波妹

討論頁0
10,683個條目被收錄

我看大波妹》是一篇改篇自中文課文《我看大明湖》的潮文,流行年份和出處不明。

《我看大波妹》改編版本

常聽見人說,看了AV片去看大波妹,一定會感到失望或幻滅,因為粉隄沒有粉,大後庭碰不到名器,大波妹不是妹,乃是一條阿婆,夾岸長滿了長毛。還有些粗心的人,既不注意時間,也不注意地方,在大後庭邊找千人斬的痕跡,在滿身大汗裏看鵲華秋色,找不到,看不見,就懷疑AV導演撒謊,或更斷定是日人誇誕。大波妹因為AV片的描繪出了名,也因為好多夜遊人指出它們的名不副實,使大波少婦都減了聲價。

從松板季實子到現在,不過廿多年多點,大波妹潮流真老了,醜俗化了嗎?照我看,一些大波妹們也許變了,變的可並不多。「波霸世界扭pat香」,還是照樣,只是賞波霸的人,因為加藤鷹一類的白吃蓮蓬,亂摘花心的人太多了,培植了一排一排的長毛,把西一區一區的圈起來。只留下幾條深水的西路,給閒人蕩槳。花心是看不見,花香可沒有關住,你也可以從毛毛縫裏窺見芬芳鮮艷的花海的一斑。你想要認識妹妹的全貌嗎?請到閣樓上看,請到床頭上看,「一波奶色半波提」,「滿身西水繞妹扭」,並沒有什麼誇張。千人斬的痕跡,一定在天高氣清的秋天,在關公像前的床面寬處,才看得分明。想認識大波妹的光明大燈,也須在秋天冬天的汗毛枯萎後。你要用十寸龜頭派報紙的敝處遠,或是坐上床打飛機向下看,爆漿是一條寬而白(有時黃)的長帶子,小西是一條黑的頭繩,大波正是仙女放下來的一對亮晶晶的車頭燈。荷花是可以遠觀,不可以褻玩的,大波也跟廬山一樣,要認識它的真面目,須要站的高一點兒,遠一點兒。

大波妹的特徵是安靜樸素,有含蓄,有用處。多少名泉的水,又新鮮,又乾淨,不分冬夏晝夜,流進流出,沒有聲響。冬天不結冰,夏天不咆哮,颳風不起也有洶湧的波濤,不出手也有決隄的洪流。大床上常聽見笙歌管弦,繞9兩岸多半是幽幽弄簫小手,連打屁股也有,整天是靜悄悄的,水床上有一對鴛鴦穿花戲草,玩的十分安詳自在。成群的精兵在凝神養氣,誰也不叫一聲。就是坐蓮的小兒女,也只是拈「鏈」示意,並不吵著叫著賣。當地的諺語說:「獱波的男人乾扯旗。」以晝夜聒,不知趣,不看風色著名的男優,到這裏都「守9口如瓶」,停止了陰部鼓吹。雖然不一定由於甚麼皇帝的金口玉言,總要算一種難解的奇績。在這種寂靜的環境裏,宜於畫畫,宜於寫詩,更適合於睇肉家藝術家的深思。齊魯的先哲們喜歡講: 「訥於言而吻於痕」,「扑人之詞寡」,「惡夫拎者」,「多言多敗」,在我看都跟大波妹的德性有一脈相通的地方。

大波妹跟洞挺,大肚婆,吹樑掃9不一樣,那是吸水的妹妹,為男生們長江大河流不完的精水臨時找個地方。它跟平的飛機場,杭人條州的西婆,也性質不同,那是看的妹妹,玩的妹妹,點綴風景有餘,潤澤男生不足。大波妹在日本人看起來,只是靚女的一種,與有波有蘿的一切靚女一樣,年年要出手出口,剃汗毛,噴香水。波地又肥,西水又足,生產量多,消費市場又近,所以價值也特別高。妹妹們白蓮花長到五六寸闊時,我們大條的9就又脆又甜任意篤。圓圓的兩粒蓮子,又飽滿又有分量。舔蓮卻把波獱瘦了,就一塊一塊的改作飛機場,春天一放是幾萬億條精蟲。餵的是波上的汗毛,到秋天就長到一斤來重。放上了西水,閃映著夕陽,密密匝匝,扒扒亂跳,真是一啖西水一啖精。射精的人笑了,肉價也便宜了。

日本的大波妹在厚重裏有瀟灑,在純樸裏有靈秀,在平凡裏有名器用,接觸的越久越能發現心靈的美。大波妹正是日本人的象徵,我在日本作客,住過整整三年,我玩味過她們的春夏秋冬,我領略過她的晴雨晝夜,的越深,越覺到她們的可愛可親。我愛日本,我愛大波妹,在「大波大蘿大美人」的國家,我體味到大和民族的優秀和「地靈人傑」的真意義。

《我看大明湖》原文

常聽見人說,讀了老殘遊記去遊大明湖,一定會感到失望或幻滅,因為百花隄沒有花,歷下亭碰不到名士,大明湖不是湖,乃是一條小河,夾岸長滿了蘆葦。還有些粗心的人,既不注意時間,也不注意地方,在歷下亭邊找千佛山的倒影,在滿天雲霧裏看鵲華秋色,找不到,看不見,就懷疑老殘撒謊,或更斷定是文人誇誕。大明湖因為老殘遊記的描繪出了名,也因為好多遊人指出它的名不副實,使齊魯山水都減了聲價。

從劉鶚遊濟南到現在,不過半世紀多點,大明湖真老了醜俗化了嗎?照我看,明湖也許變了,變的可並不多。「荷花世界柳絲鄉」,還是照樣,只是種荷花的人,因為老殘一類的白吃蓮蓬,亂摘蓮花的客人太多了,培植了一排一排的葦牆,把荷花一區一區的圈起來。只留下幾條深水的通路,給閑人蕩槳。花是看不見,花香可沒有關住,你也可以從蘆葦縫裏窺見芬芳鮮豔的花海的一斑。你想要認識湖的全貌嗎?請到北極閣上看,請到城頭馬路上看,「一城山色半城湖」,「滿湖荷花繞湖柳」,並沒有什麼誇張。千佛山的倒影,一定在天高氣清的秋天,在鐵公祠前的湖面寬處,才看得分明。想認識大明湖的光明如鏡,也須在秋天冬天的蘆荷枯萎後。你要到千佛山頭興國寺的敞廳遠眺,或是坐上飛機下看,黃河是一條寬而黃的長帶子,小清河是一條綠的頭繩,大明湖正是仙女放下來的一面亮晶晶的鏡臺。荷花是可以遠觀,不可以褻玩的,明湖也跟廬山一樣,要認識它的其面日,須要站的高一點兒遠一點兒。

大明湖的特徵是安靜樸素,有含蓄,有用處。多少名泉的水,又新鮮,又乾淨,不分冬夏晝夜,流進流出,沒有聲響。冬天不結冰,夏天不咆哮,颳風不起洶湧的波濤,下雨沒有決隄的洪流。畫舫上難聽見笙歌管弦,繞湖岸多半是幽居蕭寺,連暮鼓晨鐘也沒有,整天是靜悄悄的。水上有一隊一隊的鴛鴦穿花戲草,玩的十分安詳自在。成群的白鷺鷥在凝神養氣,誰也不叫一聲。就是坐著小盆向遊客兜賣蓮花的小兒女,也只是拈花示意,並不吵著叫著賣。當地的諺語說:「湖裏的蝦蟆乾鼓肚。」以晝夜聒耳,不知趣,不看風色著名的蛙,到這裏都「守口如瓶」,停止了兩部鼓吹。雖然不一定由於什麼皇帝的金口玉言,總要算一種難解的奇蹟。在這種寂靜的環境裏,宜於畫畫,宜於寫詩,更適於哲學家藝術家的深思。齊魯的先哲們喜歡講:「訥於言而敏於行」,「吉人之詞寡」,「惡夫佞者」,「多言多敗」,在我看都跟大明湖的德性有一脈相通的地方。

湖的西岸有圖書館,花木樓閣,具備名園的風致,金石、古物、文獻充滿在裏邊。漢畫堂內擺著兩千年前的純樸雕繪,羅泉樓上陳列著歷代的形形色色的貨幣。張公祠、匯泉寺,盈牆滿屋都是出賣的碑帖字畫。水面的大小畫舫,湖中湖旁的亭臺祠廟,到眼都是很雅致的對聯匾額。用墨不多,可都是精心結撰。有的形容活現,有的韻味深長,有嚴正的教條,有蘊藉的嘲諷。北極閣是「山光水色一望收」,歷下亭是「宛在水中央」,水心亭是「天心水面」,鐵公祠是「綱常萬古,節義千秋」。你可以看見「會須盡剪青蘆葉,教放花香到客船」的感慨題壁,你可以看見幾方丈的小圃都會掛「臨湖築圃,負郭耘香」的木刻聯語。查查題款,不出於唐、宋的有名大家,就出於明、清的飽學才子。想想看吧,杜工部李北海在歷下亭歌詠過,曾子固蘇子由對百花隄滄浪亭寫過文章,李清照的柳絮泉,張養浩的幽居,都離湖不遠。李滄溟、王漁洋、周書昌、馬國翰,又都是當地的詩人學者,他們歌誦明湖的長詩短歌,考訂歷史的大書小簡,隨時隨地可以讀得到找得出。「濟南名士多」,從這些方面看,卻不是空話。

大明湖跟洞庭、太湖、烏梁素海不一樣,那是儲水的湖,為長江大河流不完的廢水臨時找個地方。它跟北平的昆明湖、杭洲的西湖,也性質不同,那是看的湖,玩的湖,點綴風景有餘,潤澤民生不足。大明湖在當地人看起來,只是水田的一種,與小清河沿岸的一切水田一樣,年年要出藕出魚,割蘆葦,收香稻。湖田又肥,水又足,生產量多,消費市場又近,所以價值也特別高。白蓮花長到五六尺高,大條的藕又脆又甜。圓圓的蓮子,又飽滿又有分量。種蓮把地種瘦了,就一塊一塊的改作漁塘,春天一放是幾萬條魚秧,餵的是湖裏的青草,到秋天就長到一斤來重。放去了塘水,魚鱗映著夕陽,密密匝匝,扒扒亂跳,真是一寸湖水一寸金。養魚的人笑了,魚價也便宜了。

山東人在厚重裏有瀟灑,在純樸裏有靈秀,在平凡裏有器用,接觸的越久越能發現心靈的美。大明湖正是山東人的象徵。我在湖邊作客,住過整整三年,我玩味過它的春夏秋冬,我領略過它的晴雨晝夜,理解的越深,越覺到它的可愛可親。我愛齊魯,我愛明湖,在「一天一地一聖人」的省分,我體味到中華民族的優秀面和「地靈人傑」的真意義。

外部連結

Wikia里...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