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羅范椒芬(Fanny Law),現任行政會議成員,前香港教育統籌局局長。她在任教育統籌局期間主導香港教育改革,備受教育界批評,後被指控干預學術自由而辭官。近年羅范椒芬出力支持梁振英,是為「深度梁粉」,因此言行引來不少爭議。

簡介

羅范椒芬早在1977年已成為政務官,1998年就任教育署署長,2000年升任教育統籌局局長,2002年高官問責制展開後,改任為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直到2006年。她在掌管政府教育部門的八年間,全力推行教育改革,自己更在中大修讀教育碩士。特區政府回歸後推行教育改革,相關政策及措施廣受教育界批評,羅范椒芬與時任教育統籌局問責局長李國章成為眾矢之的。2006年1月,羅范椒芬向傳媒談及兩名自殺教師的言論被指涼薄,她與教育界關係進一步惡化,終於同年10月被調任為廉政專員。2007年,羅范椒芬捲入教育學院中文大學合併風波,被指控干預學術自由,被法定調查委員會裁定「行為不當」後,辭任廉政專員,也結束超過三十年的公務員生涯。

羅范椒芬辭官後,行為日益親共,2008年當選全國人大代表。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期間,羅范椒芬任職梁振英競選辦公室主任,成為梁粉中堅。她曾宣稱「不會加入政府」,但卻在2012年7月1日加入梁振英的行政會議,其言論維護梁振英施政方針之餘,亦被視為猜測梁振英處理爭議事務的一個渠道。

有關事件

涼薄言論

2006年1月,接連有兩名現職教師跳樓自殺身亡,輿論普遍認為教改推行過急,使教師承受很大壓力。然而,當時任職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的羅范椒芬卻對傳媒說:「根本上教改有很多學校推行,如果是(與教改有關),為何只有這兩名教師(自殺)呢?」事後,很多教育界人士如當時的教協會長兼立法會教育界議員張文光、教協組織部主任韓連山、教育評議會副主席曹啟樂都先後批評羅范椒芬的言論,指她心腸涼薄、言論不負責任。[1]一向因教改而與教育界關係欠佳的羅范椒芬,更因此事與教育界關係進一步惡化,同年十月被調任為廉政專員,結束長達八年在教育部門的工作。

革職事件

2007年1月,香港教育學院否決校長莫禮時續任後,教院多名教職員指控政府為迫令教院支持與香港中文大學合併,多次干預教院內部運作;指控亦稱教育部門官員不滿教院有學者撰文批評教育改革,要求把撰文的學者辭退。事件引起公眾關注,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展開聆訊,並證實當時已調任為廉政專員的羅范椒芬,在任職教統局常任秘書長期間,曾作出不當干預教院兩名學者學術自由的行為。羅范椒芬其後辭去廉政專員職位。當時羅范椒芬和時任教育統籌局問責局長李國章「同命鴛鴦」的照片,被廣泛流傳。

騎劫珠海畢業禮

2014年7月中旬,羅范椒芬為珠海學院畢業禮當主禮嘉賓,結果「騎劫」儀式大談「一國兩制白皮書」,有學生和家長離場抗議,有學生上台時向她做出交叉手勢,珠海學生期後更發起聯署,要求羅范就發言不當道歉。

攻擊香港年輕人

2014年9月香港爆發雨傘革命,11月下旬,羅范椒芬向年輕人開炮,指有朋友「怕了現在的青人」,所以決定移民。羅范椒芬出席電台節目時,聲稱有朋友要移民並非怕共產黨,而是怕年輕人,「我有些朋友告訴我,現在移民的人多了,原因不是因為怕共產黨,而是怕了現在的年青人」,又指其朋友覺得青年人抱持「一定要跟我做,我說的才對」的想法,拒絕聆聽別人意見,更揚言「如果他們當權的話,香港不知會變成怎樣」。

羅范椒芬稱對這現象感「心罨」,年輕人所以變成這樣,責任在老師、父母等成年人,「沒有好好引導他們」。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在facebook專頁隔空回應:「請羅范轉告那位朋友,他可以移民到一個沒共產黨的地方,但不能移民到一個沒年輕人的地方」,有網民留言形容這是「神級回應」,瞬即「秒殺」羅范,半天內已有近萬名網民讚好。[2]

通識老師葉一知亦在其facebook專頁,反駁羅范的言論,指不少人因年輕人上街而不移民,「有朋友跟我說最近多了人打消移民念頭,他們不是不怕共產黨,而是為了站出來的年輕人留下來」,並嘲諷羅范等前高官比共產黨更可怕,「有朋友跟我說十年前移了民,不是怕共產黨,而是怕了羅范、老董、阿松和葉劉。最近他想回流香港,竟發現香港仍然見到羅范、老董、阿松和葉劉,叫我快啲走!」[3]

羅范椒芬的發言引起網絡廣泛討論,而開展了梁營對年輕人攻擊的戰端。

為通過創科局屢出膠論

2015年2月中旬,羅范椒芬接受商台節目訪問,她表示不應讓反對派壟斷「泛民」的稱呼,她反問「我都支持民主,只是溫和點,為什麼不稱我為民主派?」她又稱不喜歡被稱為「梁粉」,因「梁粉」讓人有用人唯親的感覺,強調現屆政府是用人為才。[4]

差不多同一時間,羅范椒芬和致電上電台的立法會議員陳偉業隔空開火,揭露她曾WhatsApp陳偉業,詛咒議員不支持創科局成立就「天誅地滅」。

由於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撥款的死線快將屆滿,特首梁振英動員所有力量批評部份泛民議員拉布,務求要撥款順利通過。羅范椒芬為此接受電台訪問,為成立創科局說盡好話,又批評泛民的不合作運動,呼籲他們放過創科局。

電台節目主持即致電人民力量陳偉業,他即時爆料,稱日前收到羅范椒芬游說WhatsApp短訊,並遭對方責罵。羅范椒芬即自行讀出短訊及反駁:「陳議員不理會我,還罵我呀!你先罵我的!」她在短訊中叫陳放行創科局,強調「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愛香港,不忍見它沉淪」。陳於一小時後回覆「有你們管治,香港必定沉淪」,羅范至昨晨再向陳偉業發出短訊,「剃人頭者,人亦剃之。傷害無辜者,天誅地滅」。

陳直接在電話質問羅范椒芬:「阻你成立創科局就要天誅地滅?」羅范不忿地反擊:「我怎樣令到香港沉淪?」陳偉業形容「天誅地滅」這句非常狠毒,罵得他狗血淋頭,還說想不到真是「最毒婦人心」。[5]

數天後,羅范椒芬為「天誅地滅」解畫,指是因為看到伊斯蘭國殺害無辜,而拉布亦傷害無辜,故有此言。陳偉業回應指,自己作為基督教徒,認為被比喻為「伊斯蘭國」感侮辱。[6]有網民質疑「近來從政人士的最低入閘要求是『智商低於80』嗎」;又有網民反問羅范椒芬:「(伊斯蘭國)斬頭係死人,拉布死邊個」。[7]

相關條目

註解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