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中大學生報在2004年9月號中刊登了一篇題為《講普選?你講咩撚野呀──論普選理據,兼論代議政制》的文章,因標題中包含粗口字眼,經幾份報章報導後,引起中大校園內外一連串反響。對此,學生報已於2004年11月發表了《道德高地的虛妄》作出回應。

正文

道德高地的虛妄 文︰中大學生報 道德高地的虛妄 ——答一眾對學生報粗口標題的詰難 文︰中大學生報

十月二十七日,《明報》報導《中大學生報》中有粗口諧音標題,引起校內同學不 滿,亦引述了一些社會人士對本報此舉的批評。我們基本上可以將這些責難歸納為五大 類:

(一) 粗口字眼帶有侮辱性(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先生)

(二) 粗口字眼不尊重(接受《明報》訪問的同學)

(三) 粗口字眼有性騷擾的成分(中大新聞組的網上討論)

(四) 可以有其他字眼代替(中大三年級曾同學)

(五) 低俗粗鄙(可以預見的批評)

學生報基本上完全不同意以上的責難,也因此認為毋須道歉。現謹將理據闡述如下。

詞義須置於具體語境下理解 首三項的批評大致均是依循這樣的思路:

粗口字—→粗口—→不好(侮辱性、不尊重、性騷擾等等)

本報認為這種思路是錯誤的,因為字詞的意義有需要結合具體語境來理解。普遍來 說,一個字或詞語在每一個別場合的語義至少決定於兩項基本因素︰所謂本義——例如 字典裏可翻查到的解釋(但字典作為標準語言的維護者,難免行使著極挑剔以至脫離現 實的過濾機制),和語境——即上下文。某些字詞,如專業名詞,其語境對該字詞的影 響會較少,基本上大部分場合以所謂本義解釋便可。但「撚」字所指涉的粗口字,其中 一項重要解釋為無特定意義的情緒流露(這種用法雖然十分常見,但亦因相當「粗 俗」,且全無經典性,中文字典難免拒絕承認),而此中之「無特定」,則正正待特定 於語境。要澄清的是,我們無意否定所謂本義的基本解釋功能,我們一再強調的觀點, 不過是其應用場合與方式必須同時考慮到上文下理;而一眾反對者的想法中流露的不辯 自明的、一刀切的、唯本義式的解讀視角,正正就是我們於這場小風波裏嘗試提出挑 戰、嚴正迎擊之處。

承上,所謂「粗口字」的其中一種用法,就是要表達某些情緒;而對於該字的理解必 須要透過其語境去理解。換言之,粗口字須在一定的語境下才能產生「侮辱性、不尊 重、性騷擾」等意思。反過來說,一些普通的字詞在一定的語境下也可有嚴重的侮辱 性。我們這裏試舉數個例子來說明。

(一)甲剛寫完了一篇很長的論文,又寫得很滿意,於是對天說了一聲:「屌!搞掂 !」

(二)某人於遊覽期埃及其間,見到宏偉得令人驚歎的金字塔,讚嘆道:「估唔到以 前d埃及人咁撚勁!」

在第一個例子中,該粗口字旨在強調一種「終於完成了」的喜悅與滿足,而次例中的 粗口則意表達了他對古埃及人的敬佩,兩者都肯定沒有「侮辱性、不尊重、性騷擾」的 意思。

同理,一些很普通的字眼在特定的情況下也可以表達侮辱或不尊重。例如攻擊別人身 體上的缺陷,或是不理他人感受而強調他的一些弱點:

(三)某人帶著玩弄的態度在口吃的朋友前模仿其說話神態:「早…早…早…早晨 !」

(四)一員戇直男生穿著新買的襯衣,手拿兩張入場券,盛意拳拳的邀請一位算有交 情的女性朋友去一個聯校舞會,不料那女孩冷然奚落:「咪玩啦,好心你照下鏡先啦哥 仔!」

可以想像,例三的說話對於一個口吃的人來說是相當侮辱的傷害,而例四中的女子無 視朋友一番心意,直截地挖苦朋友的弱點,極盡不尊重之能事。

這些例子均說明:抽離語境來針對粗口字眼並聲稱「粗口字本身有甚麼意思」幾乎是 沒有意思的。將我們的出版物不作任何遮掩、原標題掃描到報章上的傳媒,甚至必須回 答︰如果語境不必被考慮,那麼你們有甚麼理由把那「撚」字施施然的印在報章上,而 又不須附以任何申辯或解釋呢?

話說回來,首三個批評,就是預設了粗口字本身就有這些「侮辱性、不尊重、性騷 擾」等負面意思——無論語境如何仔細的表明對讀者的尊重、而語調又如何理性。現 在,讓我們將「撚」字放回具體語境;究竟標題「講普選?你講咩撚野呀——論普選理 據,兼論代議政制之問題」,和整篇文章放在一起看的時候,有沒有批評者所說的意思 呢?

原文標題的含義 整篇文章,希望提出三個很重要的問題。第一,「普選」本身是甚麼意思?有功能組 別還可以算是有普選嗎?有團體票的情況下可以是算是有普選嗎?這些問題於作者看 來,是含混不清,有待說明的。第二,普選的理據在媒體上有深入的討論嗎?第三,為 甚麼一定要選舉?代議政制本身是否就是最好的政制?這個問題更幾乎未有討論。

而在嘗試回答這三組問題的同時,回望文章分析的背景,我們大抵會發現,當下香港 社會的情形,正正就是︰很多人根本不曾真正明白普選為何這麼重要,也不白普選背後 的種種含義,甚至會認為要爭取的人均在「搞搞震」。試想想,對於一個不大清楚實際 上是甚麼、又不大清楚其中理據、兼且又鬧得滿城風雨的東西——普選,這些人可以抱 有甚麼態度呢?當然就是相當不耐煩而又覺得無聊。這個標題,就是希望去捕捉及模擬 這些人的這種心態;而該「撚」字正正就是要準確地展現出這樣的情緒。

真的有「侮辱性、不尊重、性騷擾」? 那麼,這個標題有沒有帶有「侮辱性、不尊重、性騷擾」的意思呢?

從以上的闡釋中,我們可以大約理解此標題是在描述某些反對普選者的心態。那麼, 這標題是在侮辱他們嗎?口吻是否有欠尊重?只要仔細思考,便會否定此說。結合正 文,作者指出的是︰假使沒有清楚解答以上三個問題的話,出現這種態度非常自然。放 回真實的情況裏看——社會上流行的媒體中對這三個問題並無深入討論,某些朋友會反 對普選絕對不足為奇;甚至進一步說,即使贊成普選的朋友也為數不少,可是如果對此 三個問題沒有深思,也是枉然的、不值得高興的。質言之,作者就是希望透過解決這三 個問題來說明︰選擇應否支持普選或代議政制時,我們唯有付出認真而知性的態度,才 能瞭解普選的意義、需要性及其限制。

由是而觀,只要細心地去解讀,顧及整個語境,便會發現作者毫無侮辱或不尊重他們 之意;反過來說,如果換上另一個情境——於一個演講中,李柱銘細說關於爭普選的理 由,然後在發問環節,某人帶著相當不屑的語氣,說出像標題一般的說話的話,這就是 侮辱,這就是不尊重。但此句子作為涉事文章的標題的話,則很明顯沒有侮辱的意味。 而我們認為標題裏沒有性騷擾的意思,也是同理。

能否用其他字詞替代? 關於第四點——即可以用別的詞彙代替「撚」字的提議——,假使如前所述︰以上的 三項批評的站不住腳的話,此一「撚」字就根本沒有改變的需要。況且,作者由一開始 便認為,沒有比這個標題更能表達那種神髓。「講普選,你講咩野呀」、「講普選,你 講咩鬼野呀」、「講普選,你在說甚麼呀」……這些選擇在字面的意思上或許均與現在 的標題差不多,但於展現那種不屑神髓的功能,卻顯然無法比擬。當然,不一定所有讀 者都會認同作者的想法,畢竟各人的語文經驗繫於截然不同的成長境遇,同一個詞語在 我們之間召喚出千差萬別的體會也是情理之常——這問題究竟迴避不了當中或多或少的 主觀成分。但無論如何,在前述三項批評站不住腳的前提下,作者自然可以選擇最能表 達其意思的修辭了。


低俗粗鄙?——其一︰階層標籤 或許有人會說:「說到底,用這些詞彙都是低俗粗鄙!大學生是不應該如此的!」

粗鄙、低俗是兩個稍稍不同的概念,但也大體相近,現姑且放在一塊討論。究竟粗 鄙、低俗是甚麼意思呢?為甚麼用某些詞彙就會有粗鄙、低俗的指向?我們認為至少可 有兩個理由。

第一,多數使用這些詞彙的人都是所謂的「低下階層」,他們往往予人粗鄙的形象, 而其常常使用的語言——如粗口——也會因而與粗鄙的意味連結。

大體而言,「低下階層」就是指那些接受教育較少,不了解或不考慮一些所謂高尚禮 儀與品味的階層。從一個略粗糙的理論角度出發,縱然我們嘴裡經常掛著「人人平等」 又或「職業無分貴賤」等令我們感覺良好的口號,但我們還是有很多根深蒂固的標籤式 理解︰例如我們會覺得律師大致是高尚的,而地盤工人則是粗鄙的。此方面的標籤之集 合體就形成了一個文化層級的結構(cultural hierarchy),而所謂的「低下階層」就 是從這樣的一個框架下去理解。

文化層級本身有著一套意味好壞的判準;低下階層常用的,很多時候便往往會被認定 成粗鄙與負面。而若將此判準放在社會意義之下,我們至少還可再思考,比對這樣的兩 組結構︰一.法律條文或政府刊物的語言是高雅清潔的,粗口或廉價色情刊物的語言是 粗鄙低俗的;二.李國能、余若薇、范太或殖民地時代高官的文化形象是高雅清潔的, 地盤工人或貨車司機或賣魚旦阿姐的文化形象是粗鄙低俗的。而我們希望從此一比對提 出的觀點則是︰這兩種結構某程度上的平行,並非出於巧合。進一步說,將粗口的使用 或使用者線性地直指為粗鄙低俗,正正就是其中一種鞏固我們社會中整個嚴重失衡的權 力結構的支援操作,也正正就是對當中之典型標籤(stereotypification)所潛藏的暴 力的默許。

為甚麼會說這是一個失衡的權力結構呢?因為在這個社會中,某些人比另外一些人不 合理地獲得異常多的優勢與權力。在先天資質與經濟的不平等的因素,以及後天的資本 主義的自由競爭催化下,我們可以理解得到這種情況有多麼自然,而又多麼不合理。試 想像一個天資聰敏、家庭環境又好的小明,相對於一個較笨拙而又生於窮困家庭的小 強︰小明可能只要付出相對地少很多的努力便可獲得不錯的成就。天資與經濟環境固然 不能抹平,可是,即使撇除這些決定性的、無可改變的因素,文化層級的標籤卻在加劇 這不合理的失衡。順延這個方向推測,小明最終可能會成為一位律師,而小強則也許會 成為一名管理員。我們可以想像,小強是一個好好先生的機會,絕對不比小明低——幫 助別人、為朋友兩脅插刀、愛護家人等等的美德絕對可以在小強身上實現。但不知為 何,他的說話,縱然是頗有道理,但在他人心目中就總是沒有甚麼分量,而小明卻隨便 說些話便會有顯得很有說服力;小強由小至大喜歡打乒乓球,被人譏為「大細路」,但 自小隨父親打網球、打哥爾夫球的小明則被視為高尚;小強所慣用的「粗言穢語」常被 視為粗鄙,每當他提起便被人回以白眼,小明的一口英語卻換來別人的肯定……我們認 為,這? 鴽C下階層不公平的例子實在多到無法數清,這些對於「低下階層」文化一 刀切式的藐視實是對他們的自我認同,以及別人對他們的肯定都有莫大的影響,而因為 身份的貶低會令到他們在為自己爭取支持及社會資源的時候處於一個頗不利的位置,例 如小強在媒體面前表達自己對社會福利的意見,傳媒根本不會報導,就算會平常人可能 也不甚重視;但假如是小明的話我們可以想像會是完全另一回事。如前所述,當我們依 據文化層級的典型判準生活和相處時,所不得不面對的惡果,便是對低下階層的暴力的 縱容與默許。真正反映個人修養的素質——就例如那些絕對有機會在小強身上體現的美 德——就得不到其應有的判準意義。

從這裏出發,首先,我們希望描敘出這種典型標籤以外的風景,我們認為︰我們的文 化層級的背景不能決定我們的語言作風,這情形並非那種「在美國長大的人就講美國 話,在澳門長大就講澳門話」那種決定論式的例子;我們,無論是曾經負笈遠洋的大律 師,還是新移民來港的邊緣勞工,無論被標籤成高級或低下的人,都有選擇語言作風的 能力與自由。無論擁有教育資源的多寡,每一個人都可以既講粗口,又以所謂純潔的格 調發言或寫作——說話謙遜優雅的「低下階層」無處不在,一若有時爛口爛到七彩的大 學生或《中大學生報》編輯四散於「高等學府」之中——,暴力的標籤與個別的表述風 格之間,有一決定性之距離。

第二,以此反省角度,檢視某些認為「大學生應知書識禮、斯文大方,不應該講粗 口」的觀點,我們便可明白,這些觀點正正就是上文所指出的、極其危險的標籤系統之 下的產物。我們不獨拒絕認同此一僵化的理解方式,更希望指出這種理解方式的其中一 個微妙的癥結在於︰此一標籤系統也許肇因於種種複雜的、不易辯清的歷史發展,但呆 在文化層級低處的「低下階層」,其實是極難反抗此標籤系統之壓迫的——一方面「低 下階層」因為受教育機會較少而擁有較少資源去解拆其中問題,另一方面,就算「低下 階層」可以越過此有限教育機會的障礙,意圖去影響社會,亦會因為典型標籤的貶抑而 事倍工半;而考慮到我們大學生的身份、部分公眾對此身份的暴力的期望——如前述的 「知書識禮、斯文大方」、整個暴力格式的困頓,在本報以至日常生活中以所謂粗口發 言或書寫,實在是對此不動如山的文化層級、標籤系統及其暴力的,勉力為之的反抗與 批判。

低俗粗鄙?——其二︰性與禁忌 承上,第二個粗口會被部分人反射性地理解為粗鄙的理由是︰這些字彙的本義都是與 一些禁忌如性、排洩物等有關。性與禁忌帶給人的粗鄙低俗的印象,就此烙印在粗口之 上。

關於性或排洩物為什麼會發展成禁忌,或其牽繫的危機,因篇幅關係,容許我們於此 處不贅。然而,我們亦希望至少提出兩種態度︰首先,與「禁忌/禁忌以外」相連的 「負面/正面」判準,頗有可質疑處,本報認為我們決不應馴順地全盤接受。第二,那 怕我們最終選擇接受,也應用盡努力去維護別人拒絕接受這種判準的自由;而千萬不能 以人云亦云、眾志成城的強大氛圍向特立獨行的小眾施壓。

關於第二種態度,持懷疑論者或會發問︰一旦有人假借行使這種所謂自由之名,而行 放肆撒野之實(例如當眾便溺/造愛),將他人感受拋諸腦後,那我們的社會秩序如何 得維繫?我們如何安靜地生活下去?我們願意指出的是,此處所指之自由與我們甘之如 貽的出版、言論、結社、信仰等自由一樣,是須與其他大家珍視的價值——例如對別人 痛苦的同情——同時操作的。可是反過來說,這也絕非意味每有人對踰越禁忌的行止 「表示反感」時,挑戰禁忌之舉便得被停止。很多言論本身就會惹人反感,而這些反感 很多時都遠比觸碰禁忌所帶來的反感為大(如討論到一些信念問題),但我們都堅持所 謂的言論自由——一方面我們認為不斷的討論是社會進步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我們認 為人人都是平等的,每人都有表達、以及自己的一套表達方式表達的權利。我們無意將 這自由無限制的放大,最終的判斷就如這裏上述提過的閱讀寫作的判斷方案類似︰如何 處理挑戰禁忌的自由(批判的鋒利)和信奉禁忌者之感受中間的張力(內化的、感官的 脆弱),牽涉到個別情境的各種個別元素——但要指出的是表達的自由在具體的考慮中 佔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比重。

因此,今次「撚」字事件為例簡單說明︰我們認為,挑戰這種禁忌的自由,不必為了 相對輕微的反感而犧性;值得考慮的環境元素如下︰

(一)中大總流動人口約二萬,《中大學生報》的印數約三千,派發位置為中大本 部,預設讀者主要是中大同學,其次為工友老師和職員。

(二)粗口在年青人日常生活的使用情況普遍,而「撚」字則幾乎可說是最被廣泛利 用的粗口字。

(三)在日常生活中完全不接受粗口的大學生為數不多,當中有一部分是「我唔介意 你講甚至我想你講但我自己並唔係太識講」,剩下來自然也有對粗口反感的朋友,但反 感程度往往只屬輕微,頂多只會偶然呻句,「乜你咁架!」。更重要的是,這種「反 感」意味的是奇怪、鄙夷或不屑而非困惱與痛苦——可能比一次習作被打上低分的苦惱 還要輕微。

(四)在公開發表的文化表述中寫作/閱讀粗口已有不少先例,大家從來不以為意的 港產電影至少有《籠民》和《春光乍洩》;十年前的中大更有《小門報》《西門報》等 蔚然成風的獨立出版浪潮,如果粗口真是顧名思義地粗野,則這些刊物之辛辣文風幾可 謂無堅不摧。而與之相較的話,本報的「撚」字及其作者屈機本人,簡直班門弄斧,連 提鞋也不配。

(五)性在本地社會中依舊是禁忌,例如我們不會在繁忙時間的地鐵車廂內放聲討論 自己或誰誰誰的自慰頻率或性交體位,例如無愛情關係的異性朋友間絕少會談及一己的 性徵(如乳房的形狀或包皮的長短)——但也不是所有性的內容都與公共討論絕緣,例 如初夜年齡、避孕方法的效率、今晚阿邊個會去阿邊個到「訓」等等,年青人對此尤其 不介意。

(六)在公開發表的文化表述中寫作及閱讀性已有不少先例,例如《蘋果》《東 方》《太陽》均有色情專頁,小說專欄信箱廣告照片彼彼皆是。

(七)更重要的是,在該涉事文章的語境下,本報在題目中加插一個「撚」字幾乎完 全沒有引發性的情味。

從上面七點說來,這次本報發表的作品以「撚」字為題一事,其實也許連踰越禁忌都 談不上,更遑論對別人造成傷害了。

語義的流動 有些人或許會回應,那些粗口字詞很久以前的大部份用法都是負面的——如辱罵,本 義都是不雅的——如陽具,所以它們就是粗鄙。這種缺乏對語境考慮的想法固然站不住 腳,但即使只關心其本義,此理解也頗有問題。隨著時移勢易,字詞會因具體應用而豐 富了其意義(如界、gap),甚至該字詞的普遍用法及解釋亦會隨之而變化。如「風 流」的日常解釋已是濫情濫慾,拈花惹草,不再意味「如風之飄,如水之流」的出塵氣 質;「鹹濕」現已作好色甚至猥褻解,不再是指鹹與濕的食品(如話梅!);「十下十 下」現今亦不再解作「柒」,「大鑊」的「鑊」亦不再指強姦(原義資料出於一位網 友)。而「撚」字所指涉的粗口字——以至所有港用粵語粗口詞彙——,今天之引申義 所觸及的範圍,亦遠遠超過了陽具的原義了(部分闡釋可參見本文首節)。忽略這些改 變而執意視原初之用法為唯一合法的用法,實在是否認一個字詞的語義會隨時間改變此 一確鑿事實。

本報認為,真正的粗鄙、低俗乃決定於文章本身。如果有讀者提出了合理充實的理據 舉證本報文章嘩眾取寵、觀點沒有批判性、盲目向主流靠攏、力求政治正確等等,並因 此而批評本報低俗的話,本報絕對會欣然接受。

結語 總括來說,本報對於社會一般上對於粗口字的評價相當質疑——這根本上就是迷思。 硬要去指控粗口字本身必然包羅了「侮辱性、不尊重、性騷擾」這種種惡質,根本就忽 略了將字詞的本義結合語境去理解文句語義的必要;將涉及禁忌的東西一棒打成負面、 將粗口以不證自明的語調講成粗鄙低俗之物,更是相當野蠻的理解方式——後者還隱含 著貶抑「低下階層」的想法,默許將典型標籤黏貼在低下階層的暴力。

岔開一筆要提的是︰有反對聲音說《中大學生報》的同學仔私下無論講幾多粗口都可 以,但用中大同學的錢,在《中大學生報》上刊登,就是「代表」中大同學,就是強姦 民意,就是污蔑校譽,就是不對(!),云云。我們希望回應的是︰本報一直以來也有 不少應該批評、值得反省的地方,例如脫期,例如校對粗疏,例如反應遲鈍,例如文章 或版面乏善可陳,例如表述介面十年如一日;但今次「粗口」事件,可卻自問是有料到 的(!)。那怕是從最建制的角度來論證,我們今年春天得到千八位同學的支持,對我 們及我們的政綱投下信任一票。因此,我們的政綱從千八張選票中得到了最起碼的建制 基礎,而我們在政綱上寫上甚麼諾言呢?「……『思』則是指批判性思考,『三思』即 指反覆……批判……」、「析解文化現象……批判因循已久的固有觀念,破除迷 思……」、「甚至毫無保留的接受了這些文化……我們希望透過分析,批判……」。本 報在此事上的發言與討論——關於以粗口書寫的批判意義請參見前段——,正正就是兌 現了一份合法的、有「代表性」的政綱上的期許。今次,算對得住學生報三十多年豐富 鋒利的批判傳統,算對得住曾給予我們支持的同學啊。


其實,這場粗口論爭關係到的範疇幅員遼闊,且枝節複雜,本文即使字數長逾四千, 亦不過水過鴨背,遺缺與未善之處不勝煩舉;部分刊登在報章上的所謂回應之局限更不 問可知。若有朋友仔想繼續傾、狂傾、怒傾、齋傾,可逕上范克廉樓會室或與我們電聯

(阿報社︰2603-XXXX/阿魚︰2603-XXXX)。

最後,希望大家不會因為此事而忽略了該篇文章的內容︰對代議政制的種種質疑與擁 護的思辯。若然因為題目有爭議性而最終使人忘記了題目以下的正文——大概沒有比這 更遺憾的事了。

相關條目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