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2006年11月27日,有署名8華德禹的人投稿去都市日報去罵高登人。 有人指8華德禹就是海豚愛上膠


被攻[1]

2006年11月27日 高登人,別抱殘守缺吧

8華德禹

最近,香港高登討論區有一篇文章,批評無線電視節目《最緊要正字》,指該節目在「搞亂廣東話」,並且指有關錯音已經約定俗成,無謂更改。更甚者有人認為節目中的中文大學中文系只是在爭取表現。

我認為錯不重要,最重要是知錯能改,和避免一錯再錯。不過,高登人的態度似乎比犯錯更錯,因為他們明知錯而守錯不改。

1633年,科學家伽利略被羅馬教廷宗教裁判所判處8年軟禁,並被逼表示和哥白尼的日心論學說決裂。這個錯誤,一直要到1983年才被教會自己承認,因為此前的社會,日心論是危害神權統治的理論,所以羅馬教廷長時間以來都千方百計打壓這些理論。到今天,還在相信地心論的人簡直是荒謬。既然有了正確的理論,還抱殘守缺是愚不可及的。

不過,今日高登人就和相信地心說的人一樣,不但不接受本來是正確的寫法和讀音,更反而大力批評這些正確的字和音在「搞亂廣東話」。今日高登人所做的事,和近四百年前羅馬教廷所做的事近乎不謀而合,只是差在高登人沒有把節目主持軟禁而已。高登人,如果你們相信習非能成是的話,那你們和現在還相信地心說的人相去幾何?

高登人相信約定俗成就沒問題,依然在重複錯的讀音。須知道很多人的習慣許多時不正確,既然有學者指引了一條正確的路,但依然故我拋棄正道而「誤入歧途」的高登人,實在冥頑不靈。

更極端的是有指正音運動搞手是在爭取表現。其實,只不過是在亂扣帽子,他們只基於對一件事情的喜惡,就無限上綱上線,硬要把人家說成是罪大惡極,然後乘機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不負責任地胡說八道。我從來反對文革式的批鬥,這種表現不能接受。讀者們,你又會不會和高登人一樣那麼愚昧呢?


http://www.metrohk.com.hk/news.php?startDate=27112006&newscat=21&newsid=30078


反撃[2]

2006年11月29日

誰更愚昧?

閱畢周一讀者華德禹《高登人,別抱殘守缺吧》一文,深感五千年來國人的奴性思想果真深深烙印在腦中,看到人家那閃閃生光的頭銜,連舐痔也唯恐不及,那還記得甚麼叫獨立思考?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有錯當然要改,但前提當然是「有錯」。先說正字,以《最緊要正字》提及的「收穫」為例,難道說耕種得來的才算「收穫」,打獵得來的就不算「收獲」?這明顯是說不通的。而且,漢朝荀悅《漢紀》曰:「力耕數耘,收獲如寇盜之至」,唐代白居易《與希朝詔》亦云:「況殺傷既重,收獲頗多」,「收獲」見諸古籍,實應與「收穫」相通。

再說正音,這方面王亭之前輩是專家,晚生拾其牙慧略說一二,近期的正音運動是由何博士發起,依據是一千年前宋朝的產物《廣韻》(陳彭年等據《唐韻》重修),但這些千年前的音究竟算是「正音」還是「淘汰音」也未可知。而且據考究,粵音是經過六個時期的轉變、融合,今日粵音已同時存在六個時期的音 (包括先秦古音),僅以一朝官音來否定南宋以來讀音,明顯反智。

那些所謂正音,雖說是依據《廣韻》,但最後正與不正,還是由何博士的一己好惡決定。何氏曾撰文說「可以容忍」甚麼變讀,卻「絕不容忍」甚麼變讀,例如「咳」字,按《廣韻》,「咳」與「孩」同部,同音同韻同聲,是故「咳嗽」應讀「孩嗽」;又如「婦」字,《廣韻》房久切,與「阜」、「菩」字同部,同音同韻同聲那麼,那「婦人」就應讀作「阜人」或「菩人」,可何大博士卻「可以容忍」這一類變讀。容忍不容忍全都是他一個人說了就是,彷彿他就是粵語的終極權威。 (王亭之前輩大作散見於互聯網,大家不妨拜讀。)

這世代學究當道,今人崇拜權威至完全不作思考的地步,受蠱惑蒙蔽,還以為得到甚麼了不得的真理,愚昧也!可悲也!試問如此不考究的「正字」及如此隨意的「正音」教人如何信服?

http://www.metrohk.com.hk/news.php?startDate=29112006&newscat=21&newsid=30279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