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黃世澤被指控於2006年維園六四紀念晚會期間,企圖對「網‧政‧廿一」的義工全小妹使用武力。事件先由李偉儀在成報副刊揭示,後來兩名當時人皆出面互相攻訐。

李偉儀揭露

2006年6月8日至10日,成報副刊專欄刊登了李偉儀的一系列署名文章,其中內容記錄一件發生於維園六四紀念晚會的企圖打人事件。文章節錄如下:

即場情況是這樣的--我在檔口忙宣傳T恤,有位義工跑過來說﹕「對面的檔口『網‧政‧廿一』出了事,有個男仔舉起拳頭企圖襲擊一個負責嗌咪的女仔,他被人喝止然後逃走了,幸好那女仔沒有受傷。」……我認識「網‧政‧廿一」的一班朋友,包括嗌咪的女孩子,很擔心,親自走過去問個究竟。竟得悉疑兇是一名中大的畢業生,最近我常收到他發出的電郵,請校友支持他參選中大校友評議會,他向來把自己的履歷寫得很傑出,好像甚麼電台節目主持人、中大政政系兼職講師、旅港英籍印尼華人、香港互聯網專業協會會員(full member,具立法會功能組別投票資格)、教協會員、鄭大班的政策顧問、用打字機的寫作動物之類﹔說穿了,他是一位現年27歲(黃世澤的年齡,正確是28歲。)的中大政政小師弟校友吧。……可是,不論履歷寫得有多漂亮,卻在校友評議會選舉前夕在群眾面前流露醜相,成為六四集會的暴力分子。支持他參選校友評議會的這一票,你叫我怎能投得下﹗

—李偉儀,《成報·情色都市﹕六四暴力分子》,2006年6月8日[1]

聽到有中大校友兼校友評議會候選人,在六四紀念集會場內企圖打女人,內心的即時反應是——我當年在中大讀書的時候,是「中大女研社」的成員,幾年來重點關注校園性騷擾和性侵犯。我們作為校友中的「半邊天」,反對任何理由和形式的性別暴力,如枕頭暴力和拳頭暴力。

 今次事件令我感到諷刺,暴力行為居然發生在距離我這名「帶刺的女性主義校友」的十多呎範圍內,並且那還是祈求和平公義的六四晚上﹗這種加諸女性的暴力行為未致命,對我來說其實跟以坦克車和槍炮對付手無寸鐵的北京學生沒兩樣。現在每一位「中大女研社」成員已立足社會,我們又怎可能投票支持一位以拳頭去解決問題的「暴力分子」,授權讓他來代表我們這批支持校政民主化的校友﹖

 我作為中大校友,不諱言,沒有多大興趣投身父權主義的校政遊戲。但我跟絕大多數校友一樣,冀望有人站出來,為校政民主化出力。但若因為急於選出代表為我們發言,而採取「民主最大公因數」來成全一名不懂以和平理性方式解決事情,不懂尊重別人,甚至會對女性企圖作出肢體傷害的校友上場,我寧願天天聽幾次《命硬》,等到下一屆找出一位品格良善、不揮拳頭、辯真理的校友代表。

 有朋友警告我,說這位企圖打女人的候選人,對於有人評論他,向來顯得十分敏感,經常聲言要告人誹謗(雖然未有落實)。若我把事情寫出意見,他的反應必然很大,我會招來麻煩。唉﹗一名小女子說出如此「六四真相」和心底話亦會受壓的話,那正好顯示出「男權」與「男拳」的無處不在,唯有呼籲更多當時的目擊者挺身說出大家所看到的暴力場面,就好像這陣子愈來愈多人跑出來討論曾特首有否出席八九年的「民主歌聲獻中華」吧﹗

—李偉儀,《成報·情色都市﹕不要拳頭暴力》,2006年6月9日

過去兩天,提及到一樁中大男校友企圖揮拳打女人的暴力事件。終於,女事主挺身而出發聲了,並在網上寫下了事件經過。案發過程大致陳述如下,「他」是那位涉嫌動粗的男校友,全文見http://martinfighting.blogspot.com/——六四黃昏,我跟數名網友一同為一個網民組織於維園糖街入口派發傳單及籌款,網友「家貓」則負責派傳單,而當時「家貓」把傳單派給了「他」。估計是「他」之前沒有留意到那是我們的傳單,當「他」發現之後突然從十多步外折返,粗暴地把傳單塞回網友「家貓」懷中,之後立即向維園入場方向急步離去。由於我覺得「他」這個舉動完全沒有禮貌,所以我大叫了一句﹕「唔要 ,唔使咁呀﹗」

我以為「他」已離開,便繼續我的工作。怎料,原來接「他」再次折返,不過這次我沒有留意到「他」。直到我突然聽到另一網友「Keith」指「他」大叫一句「你做咩呀﹗」我才即時回頭向後看,看見「他」已轉身急步離去。

據「Keith」所講,「他」再次折返時,「他」是「舉起拳頭作打人狀」朝我走來,幸好當時「Keith」向「他」大喝一聲,使得「他」知道有人看到而立即離開。「他」還差五六步左右便要走到我身邊,我實在難以想像「他」真的打過來的話,本人將要面對哪種暴力處境。當時在場還有很多參與六四集會的市民以及附近團體攤位派單張的義工目睹此事的發生。

我不禁要讚揚女子敢於把事情說出來,兩位網友肯挺身作證。加上在場人士目睹,難道這個「他」還能否認嗎﹖我不知道也沒有興趣知道「他」何以收到人家的單張會情緒失控﹔我只知道,情緒失控並不是動粗藉口﹔若控制不到情緒,請向專家求助,身邊朋友會諒解和提供協助,文明社會絕不會姑息任何形式的暴力﹗

—李偉儀,《成報·情色都市﹕女性的反暴力發聲》,2006年6月10日

全小妹指証

PLulfLC9xaeoxqXz ANZfXNtfYAbO

黃世澤涉嫌企圖對全小妹使用暴力 (幻想圖)

而當日疑被受襲擊的女義工全小妹(芝心小熊),在網政廿一高登討論區內,親口指証企圖襲擊她本人,正是黃世澤!更在討論區內親述事發經過︰

六四黃昏,我跟數名網友一同為我們的網民組織網政廿一於維園糖街入口派發傳單及籌款。而網友「家貓」則負責派傳單。當「家貓」把傳單派給一男子的時候,我發現這名男子正是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兼任講師黃世澤。估計是黃世澤之前沒有留意到那是我們「網.政.廿一」的傳單,當他發現之後突然從十多步外折返,粗暴地把傳單塞回網友「家貓」懷中,之後立即向維園入場方向急步離去。由於我覺得他這個舉動完全沒有禮貌,所以我大叫了一句:「唔要o者,唔駛咁呀!?」我以為他已離開,便繼續我的工作。怎料,原來接著他再次折返,不過這次我沒有留意到他。直到我突然聽到另一網友「Keith」指著黃世澤大叫一句「你做咩野呀!」我才即時回頭向後看,看見黃世澤已轉身急步離去。據「Keith」所講,黃世澤再次折返時,他「舉起拳頭作打人狀」朝我走來,幸好當時「Keith」向黃世澤大喝一聲,使得他知道有人看到而立即離開。他還差五六步左右便要走到我身邊,我實在難以想像他真的打過來的話,本人將要面對哪種暴力處境。當時在場還有很多參與六四集會的市民以及附近團體攤位派單張的義工目睹此事的發生。當時,民陣攤位之工作人員亦在場,相信目睹事發經過。

—芝心小熊,原載於網政廿一討論區,2006年6月8日[2]

黃世澤回應

2006年6月9日,黃世澤對李偉儀所發表的文章作出回應︰

李偉儀小姐,最近在《成報》專欄中,暗指我在六月四日維園燭光晚會糖街入口,網政廿一的攤位意圖對一名女士動粗。由於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因此我先行交代事件始末。這是一件小事,在當日黃昏七時左右,我在糖街進入維園,正為了拉票,我雙手上都是校友評議會的委任表格,正全力向興發街方向進發之際。當時一名我不認識的「網.政.廿一」義工,向我派發傳單。由於我與該組織之前關係不和,他們過往都有與香港人民廣播電台合作人身攻擊本人,本人亦曾表示會找律師控告「網.政.廿一」誹謗,因此我表明拒收單張,被「網.政.廿一」發現本人。一名年約廿歲的女孩子,在我面前叫囂要取律師信,之後我瞪了他一眼,並無任何動作,之後我見她向我展示中指(粗口手勢)然後離開,期間,並無任何人聲稱干涉或阻止,我亦不見李偉儀女士在現場目擊事件。相反,我曾捐錢給中大學生會和街工的人,他們亦見我手上滿是傳單,表格,我更把部分宣傳我參選校友評議會傳單交給中大同學代派。而之後,亦在足球場上相遇過陳日東校友,並就選情交換意見。以本人與「網.政.廿一」和香港人民廣播電台之關劣關係,若當日本人確實曾經動粗,沒理由他們當時不報警以及叫囂即時把事件鬧大,從邏輯來看,司馬昭之心已昭然若揭。本人對李偉儀小姐,基於錯誤的事實寫下誹謗的文章感到遺憾,並保留一切追究權利。希望本人能夠釋除大家的疑慮。

黃世澤 2006年6月9日,香港

—黃世澤個人Blog

(請不要再在此直接連結黃世澤Blog的網址,因為黃世澤會公開這些瀏覽者的ip)

全小妹再回應

2006年6月10日,芝心小熊分別在網政廿一高登討論區內,作出回應︰

對於黃世澤先生的回應,本人有以下澄清

「一名年約廿歲的女孩子,在我面前叫囂要取律師信,之後我瞪了他一眼,並無任何動作,之後我見她向我展示中指(粗口手勢)然後離開,期間,並無任何人聲稱干涉或阻止,我亦不見李偉儀女士在現場目擊事件。」

「以本人與「網.政.廿一」和香港人民廣播電台之關劣關係,若當日本人確實曾經動粗,沒理由他們當時不報警以及叫囂即時把事件鬧大,從邏輯來看,司馬昭之心已昭然若揭。」

回應一) 本人並無講過任何關於「律師信」的言論及話語;
回應二) 本人從來沒有舉起中指作出任何挑釁行為;
回應三) 黃先生第三度折返後 (即動手折返那次),網友「KEITH」曾經喝止一聲「你做咩野呀!」,當本人回頭一看,
黃先生於本人十步內距離沿維園方向急步離去。
回應四) 李偉儀小姐的確身在網.政.廿一對面之民間人權陣線攤位,民陣攤位同時在場者分別有民陣數位召集

—全小妹,高登討論區,2006年6月10日[3]

結果

2006年6月11日,黃世澤以195票,當選成為中大校友評議會的選任委員,任期由今年9月1日開始,直至2009年9月1日。原文轉載自黃世澤個人Blog。(請不要再在此直接連結黃世澤Blog的網址,因為黃世澤會公開這些瀏覽者的ip)

2006年6月12日,有網友在網政廿一討論區內,張貼江田島平八(黃世澤)在HKDAY討論區內的一篇文章,內容是他本人為何沒有向全小妹(芝心小熊)採取法律行動,控告她誹謗,節錄部分內容:「全小妹這個不是真名,如果我知對方真名,我一早告了對方。」而眾網友對他荒謬無知的法律邏輯感到驚訝,再次成為眾人的笑柄。[4]。而芝心小熊也於同日在網政廿一討論區內作出回應,內容是除了回應黃世澤在HKDAY討論區所發表的文章外,更暗指他過去在互聯網上的一些惡行。[5]

2006年6月15日,蘋果日報李八方專欄,題目名為《中大評議會變台灣立法院?》,內容除了重提黃世澤企圖對全小妹使用暴力事件外,更認為黃世澤當選成為「中大校友評議會」的選任委員,會為「中大評議會」變「台灣立法院」。全文以諷刺型式同佢贈興。[6]

註解

網上討論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